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新冢旧骨[续—2]

You are the first ray of light in my quiet life
#晗熏#
——————————————
三千红尘路,寥寥九州土
长安于我意何如?
无关青云路,无关旧诗书
无你处,无江湖
——————————————
黑暗,沉寂的黑暗。没有声音,没有方向,没有感觉。
找不到任何可以用来探查的时间观念。仿佛是在坠落,又仿佛只是静止不动。低头看去,脚下是一片虚无;抬头看去,上方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仿佛可以随意移动,又仿佛只是定在了原地。

谢晗任凭自已处在如今的境地,他感到很轻松。他觉得这个梦境很奇特,很有趣。他以前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如此的梦境。他在思考这个梦境所带来的意义。不得不说他拥有一个很神奇的大脑,在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的情况下,还能继续让身体睡下去,而没有强制醒过来。

在这一片黑暗中,谢晗思考了很多东西,他发现这样完全的黑暗有助于他的情绪变得平和,对此他感到很开心,甚至有些不愿意醒过来。他想自己的过去,想汤米,想汤米曾经囚禁过的那个和自己一样是一个犯罪天才的人,想自己的完美家庭计划,想自己接下来需要去寻找的目标材料,谢晗的思绪游走的很快,在一瞬间他就能思考过很多东西。最后,他想到了那个假冒的乞丐。

他想那个乞丐明亮的双眼,想他那拙劣的伪装,想他仅仅开口说了两个字时,他所发出的那低沉又有磁性的嗓音。在当初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谢晗毫不掩饰的承认,自己本能的就想上前去扯断他的喉咙,把他的声带剔出来收藏。

这个人,真是太有趣了啊。真想把他放到我身边,这样的话,每天都可以听到那个声音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嗓音内部充斥着一片静谧、平稳和安详。不知道这样的声音如果发出痛苦的哀嚎会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还会一样动听?

谢晗很认真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并没有发现身边的环境已经和有意识之初发生了很大的不同。在他的头顶上方,自上而下的出现了一束明亮的光芒。光芒直接照射到了谢晗的身上。

当谢晗终于收回了意识发现到这一点的时候,这束光芒已经扩大,变成了一道光柱,这道光柱直接把谢晗笼罩在刺目的光芒之中。谢晗对此感到很不开心。他不喜欢光明,他只喜欢黑暗。他认为光明只会暴露自己的缺点,只有黑暗才能给予自己绝对的安全。

正当谢晗想尽办法要避开这道光柱的时候,他猛然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道人影。这个人影逐渐的从模糊到清晰,最终,连每一细节都分毫不差展现在了谢晗的面前。谢晗看着面前这人的脸,虽然谢晗前几次并没有看到那个乞丐干净整洁的全貌,但是如今,虽然找不出任何具有说服力的理由,但是谢晗就是可以断定,现在自己面前显现出来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目前最想见到的人。

谢晗慢慢走近了这个身影,这个影子对他展现出了一个优雅的微笑。他痴迷的伸出手,触碰了影子的脖颈,手指抚摸着影子的喉结。随后谢晗欺身向前,轻轻地对着自己之前抚摸的地方吻了下去,无意识的带了一点色情的意味。

在即将吻上去的那一刻,谢晗醒了过来。清醒之后的谢晗带着一些状似癫狂的兴奋,他在房间里胡乱的走着,一边走一边想到【如果伴随光明到来的还有你,那么这些光明也就变得不那么让人厌恶了,不是吗?你是我潜意识之中的第一束亮光,我想留下你,即便留下你的后果是:在你的身边会随时伴随着这些我最讨厌的光明。我想...这也无所谓,我现在还是可以接受的。只要我把你成功的留在我身边了,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时间长的足够我把那些光明一一的剔除掉,到最后,只留下一个你和我一起沉浸在黑暗中。毕竟只有黑暗,才是安全的。如果你不喜欢也没关系,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慢慢的你就会喜欢了】

之前通过汤米被捕入狱,谢晗得知那个和自己同等天才的人被解救回国了。谢晗一直很期待能够看到那个人现在的样子,他很希望那个人能够成为自己的搭档,为此他做出了很多努力,虽然最后结果证明都没有任何用处。“如果不能成为搭档就算了”谢晗惋惜的想着“成为对手也不错啊,一个头脑实力相当的对手,可是最能引起人的兴趣,激起人的战斗欲望的。”

薄靳言。谢晗沉默的思索着这个名字的背后所代表着的那个人。听说因为自己最近处理残次品时留下的那几点让警察摸不着头脑的线索,警方特意聘请了薄靳言做调查顾问。那些简单的线索,凭着薄靳言,应该可以很简单的就能找出来警方想要的吧。

“警方...目前可以断定那个假冒的乞丐就是警察的人了,凭着那人出来卧底的时候,在他周围那前所未有的安全警戒,这个人在警局内部的地位也不会太低。那么,这次聘请薄靳言来调查案件,会不会和那个人能有一些接触和联系呢?”谢晗越想越兴奋,思维也跳得越来越快。

“既然这样”谢晗轻快的从沙发上跳起来,走到一张摆着相机和其他摄影器材的桌子面前,随手拿起一部摆弄着,心里想着“那就先从薄靳言开始吧,总会有他和警局人员相沟通交流的照片的,虽然他整个人都冷冰冰的几乎不说话。不只要是能有那个小乞丐的蛛丝马迹,那接下来的就好办多了”

谢晗在薄靳言的别墅旁边设立了几部录像机,他自己也偶尔会去薄靳言的别墅旁边呆着,只要有来往的车辆出现,出现在这栋别墅范围内的每一张脸,谢晗都会拍下来,一方面是要寻找那个小乞丐的踪影,另一方面,谢晗认为,既然要做敌人,那就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说不定这些人里面,将来就会有可以利用的存在。

谢晗一天一天的等着,信心和耐心一如最初一般没有改变。终于有一天,在薄靳言的别墅外边又出现了一辆车,从车上走下来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谢晗通过摄像机的录音听到,这个女人是来应聘做薄靳言的翻译工作的。谢晗在心里暗自撇了撇嘴“女人,女人怎么能够明白薄靳言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呢。今天的录像真是无聊透顶了”

就在谢晗准备快进过这几个人闲聊的这一段的时候,他从播放器里听到一个令他灵魂都战栗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了出来。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谢晗本能的握紧双手做出了一个拉扯的动作。“啊......让我忍不住想扯断你喉咙的声音,我等你很久了”

谢晗抬眼看向了屏幕,只是这一看,目光在也无法从那个青年身上转开。对于现在的谢晗来说,这个青年的样貌只能用长身玉立、风姿卓绝来形容。

“简直是有趣极了,这个人,我实在是太喜欢了。他总是在笑着,好像从来没有什么事情会让他感觉到忧郁一样。他叫什么名字?刚才听到那个女人叫他‘熏然’原来他的名字是熏然。这个名字很好听嘛,我喜欢。他果然是警察局的人啊,刚才听到他说,他是刚办完一个案子然后顺便去接的那个女人。不知道他指的案子是不是和我有关呢?一想到他可能在查办和我有关的案子,就感到莫名的开心啊。”

谢晗的思绪一时间胡乱的跳跃,以至于都没仔细去看去听接下来的视频内容。谢晗现在只想着要制造一个局,一个足够完美的局,一个既可以得到熏然又能打击到薄靳言的局。“我的耐心足够的多,我不着急。熏然,既然你被我找到了,那么你终究会属于我。所以,熏然,你逃不掉了!我会把你,完整彻底的带进我的世界。”

评论 ( 9 )
热度 ( 26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