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雷蒙德尼奇的不幸历险

我路过这些世界,也见过这些人们。


一场夏季的雷雨奇异的烧掉了我栖身的房子,我想我该开始再一次的旅行了。我去到森林里和野马的族群交谈,向它们借到了一个同伴。我周身的物品只剩一个随身的行囊,火焰烧掉了我的库存,我剩余的时间不多了。


———————————————


他是我见过最不像炼金术师的炼金术师,他住在满是奇异生物的松脂森林。某天我敲响他参天树屋的门,请求他替我制造一份永生之酒,喝下之后我就能够去寻找小时候看过的一本书,我不记得它的样子,只记得它记载着极乐之地的所在处。他不耐烦的丢给我一只八脚蜥蜴,让我去贿赂弗图森林的女巫。


在我推门而出的...

不要在我的坟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没有睡去。

悖悖论:

你准备好开始下一个冒险了吗?

如果说生命走进了死胡同

死倒是在寻找另一种可能性

怀揣冷逆西皮的太太都是英雄。

每一个敢于投身冷/逆CP 并坚持自我不动摇的写手和看客们,你们都是英雄。

戎芷。:

我的意中人是个大英雄,他会在我深蹲的坑里给我留下年代可供考古的七彩压缩饼干,以把我留在坑底。



除却冷的多个因素,(只戳你萌点的)拉郎、角色/作品不红、出场率少、颜不符大众审美、西皮中的一方已有“官配”,以及最最普遍的,与所谓主流逆(而且无法接受主流),还有一种,叫做官方给糖同人没粮。



通常情况下,当我喜欢上某对西皮的时候,自然是刚补完作品正是满腔热血肾上腺激素效果尚未退却,信心满满跑到各个网站论坛(Lofter、SY、AO3、WB,甚至JJ和百度贴吧)搜刮粮...

深夜无聊的脑洞话题

如果你在刚开始看一篇文的时候,就被别人剧透告知这篇文的结局是BE的,主角都没有好下场,你还会继续看下去吗?

如果你在一件事情还未发生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只会有一个悲伤的结局,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使它变成一个喜剧结局,你会选择让它顺其自然的发生,还是会把它扼杀在未竟之时?

加勒比海盗的冷cp

重刷了一遍加勒比海盗,看了一遍乐乎上现有的c p 类型,我只想问一下,有没有人跟我一样萌上了巴博萨和杰克·斯派罗这对cp的?我想这一对应该是冷到极致了吧。
主要是第三部里面感觉巴博萨船长看杰克的时候满满的无奈和宠溺。哦天啊。
我发现每一次我喜欢上的都是冷cp,难道我是注定的北极圈体质吗?【心痛到无法呼吸】

谢谢长久以来支持我,坚持看我的文的朋友们,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和赞赏。很高兴能够在冷CP的圈里遇到你们。谢谢各位,我回来了。

莫拉提:

這個⋯⋯唉。如果是真的話,心裏很暖;若然不是的話⋯⋯也不過身處北極。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生死域

 

——为什么随着岁月的流逝,人生便不再完整?

——也许是因为,渐渐地,伤口成为了人生的常态。

——新的伤痕覆盖住旧的伤痕,层层叠叠的在人的身上,在人的心里。

——每一个人都是拖着满身的伤痕在这疲惫的世间踽踽独行,徒劳无功的尝试着去寻找能与自己契合的伙伴。

 

——你知道吗?有的时候说谎比沉默更寂静,骗人者比死者更像亡灵。

 

他在一片灰色的荒原上沉默的行走着,沉默且警惕。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到的这个地方,也不记得自己要去往何处,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一直在行走,行走在这片灰色的荒原上。

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是在逃避着什么,对于...

我想我现在需要苹果马提尼以及伏特加【托腮惆怅】

悖悖论:

与普通朋友:啤酒,调和威士忌

与好朋友:精酿啤酒,单麦威士忌

与基友:探索列表里的每一款酒(Also when life becomes unbeerable)

与女友:葡萄酒,日本威士忌


1 / 6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