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新冢旧骨【续】

I will let you only belong to me .

#晗熏#

————————————————

脸颊一侧烙下一颗泪痣

精雕细琢的你才够意思

厌恶着卡在喉咙里的刺

疼痛不过是活着的标志

————————————————

有了目标的工作做起来总是分外的有干劲,谢晗对此感到很开心。很快的,几天过后,谢晗便确定了新一轮猎物的候选人,同样的慈眉善目的老者、面容俊秀的青年、温柔可人的女孩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谢晗很满意。

在前去踩点探路的时候,谢晗数次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乞丐。说是奇怪,因为这个乞丐就是蹲坐在墙角,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也不会主动伸手去向过路人讨要些什么。虽然装扮上是个乞丐的样子,但是细心一点的话就可以看到他的脸和手都很干净,不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会有的样子。

而且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乞讨者出现过了,如今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城管也没有把人赶走,的确有些值得玩味的地方呢。谢晗在第四次见到这个乞丐之后,一点警惕和发自内心的好奇驱使着谢晗决定要去和这个乞丐说点什么。

谢晗蹲到乞丐身边,让自己能够看到这个人的脸,这对于谢晗来说是一个能让自己安心的角度,在谢晗的心里,只有能够把对方的表情和眼神都尽收眼底,才能保证自己一直拥有主动权。

谢晗伸出手给这个乞丐递过去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对面的乞丐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就面不改色的收进了口袋里,开口说了一句谢谢就没有任何后续的反应了。谢晗勾起了唇角,在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这个乞丐的表情和反映使谢晗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人,绝对不会是一个真正的乞讨者,只是为了某些原因把自己打扮成这副模样而已。黑帮分子不大可能会用这种大白天还要顶着太阳出来遭罪的方法,这样来看的话,警察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至于原因嘛,想必是因为他们终于发现了之前处理掉的那批材料了。这些人,办事效率还真是低下。自己明明已经把材料放置在那么显眼的地方了,这些警察居然过了一周多才发现第一具尸体,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谢晗干脆利落的准备起身离开,临走之前还是又回头看了一眼蹲坐在墙角的人【眼睛很漂亮,虽然伪装的很糟糕,但是并没有掩盖住那双充满了活力的眼睛。很有趣,非常有趣】

谢晗回到了地下室里,看着自己新挑选出来的几个材料,感觉并不如上一次那么令人满意。这次的老者,带回来之后才知道竟然是出乎人意料的聒噪,一直在不停的叫嚷着,都这把年纪了,拥有这等精力也真是难得。吵得谢晗心烦意乱,使得他最后不得不一棍子抽过去才能让人安静。

木棍击打头部的那种沉闷的撞击声惊醒了躺在隔壁牢房里的女人,女人因为惊慌而本能的做出了躲避的动作,身体的动作带动了手铐上的锁链,锁链的移动碰撞在寂静的地下室里发出了刺耳的声响,同时也吸引了谢晗的注意力。

谢晗把手里的木棍随意的丢到一边,走出了牢房,顺手把锁头挂在了门栓上,就走向了女人所在的那一间囚室。谢晗走到女人的身边,看着她说道“你很害怕,你在怕些什么?我很吓人吗?你放心,我不会像对待那个老头一样对待你的,你一直都很乖,也不吵也不闹。我还是蛮喜欢你的。”

谢晗就像没有看见一样,忽略了女人身上参差不齐的伤口,他看着女人的脸,仿佛是在寻找些什么,又仿佛只是在看着她。谢晗走近了些,盯着女人的双眼,在这双眼睛里,除了恐惧和绝望,谢晗现在看不出其他的情绪。不期然的,之前遇到的那个假冒的乞丐的脸就这样毫无预兆的飘进了谢晗的脑海里。

【充满着恐惧和绝望的眼睛,毫无生机,真是一点美感都没有。不像那个家伙的眼睛,充满着热情的生机和活力,就好像在他的眼睛里一直存在着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一样。那双眼睛,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具有美感的眼睛】

【如果那样的一双眼睛能够为我而紧闭,又能够为我而睁开,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如果再有相遇的机会,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这个人的身份。只要有一点可能,都要把他带回到身边来才行。啊...对那个人的兴趣真是越来越浓了】

突然传来的锁头掉落的声音打断了谢晗的思绪,谢晗不满的回过头,发现被自己一棍子抽晕的那个老者正在挣扎着推开牢房的门,自己之前挂在门栓上的锁头也被老人在门里推掉了。谢晗感觉到了强烈的愤怒,真是一个不乖的材料啊,不听话的东西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

谢晗快步走了过去,抬起腿,一脚就把那个老者揣到了牢房深处,回手捡起自己之前丢在地上的棍子,对着老者的腿狠砸了过去,才只砸了两下,就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伴随着老者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发出的惨烈的叫声。谢晗看着倒地不起的人在地上痛苦的扭动,心里的怒气消减了大半。没再继续下手就回身走出了牢房并仔细的锁好了门栓。

这个材料不符合自己的设想,所以不会再被自己继续使用,要换一个新的才行。谢晗想着想着就又想到了那个假扮乞丐的人。

谢晗很好奇如果把那个人置身于如今的境地,那人双眼里的生机与活力是否还会一直存在下去。如果自己也像对待其他材料一样的在肉体上去折磨他,那人是否能一直都拥有着对生命的希望。

谢晗第一次想要去带回一个脱离了自己的完美家庭计划的人,谢晗第一次因为那一双灵动的眼睛而想要去带回一个在自己的完美计划之外的人,而且这个人还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敌人,不过谢晗现在并不在乎这些。

他现在只想快点思考出一个可行性方案,然后准备开始着手去寻找那个只见过几次面的人。【希望第一次的正式见面不至于就是在警察局里,虽然现在看来那个人是一个警察的可能性是最高的】谢晗胡乱的想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所思所想统统都在自己最初设计好的计划之外。

回想着几次和那人相遇的地点,以及在那些地点附近可能发生的能够让警察局出动卧底的案子,回想着潼市内部警察局的分布概况。谢晗大致确定了一个有可能寻找到这个人的大概的地点范围,对此,谢晗又因为自己拥有一个聪明的头脑而暗自开心了一下。

明确了地点之后,便是要确定时间了。谢晗开始着手准备着自己新一步的行动,并愉快的决定在这一次出手的同时,一定要顺便一起处理掉目前的这个碍眼的残次材料。总不能让自己的新宝贝一到来就看到目前这副讨厌的景象不是吗?

谢晗走出地下室回到自己的卧房之后,便跃跃欲试的想着待自己把那个人带回来之后,可能会对他实施的一些行为。渐渐地,谢晗在思考中进入了梦乡。

寂静的黑夜能够掩盖一切已知的和未知的,一切都在等待着太阳重新升起那一刻。

 

未完待续

————————————————

两篇之间的时间隔了好久,最近几天里思维也都不全在晗熏CP上,言语逻辑上面难免还会有一些疏漏和OOC的地方,还请各位看官见谅。

我所写的每一篇文都是现码现发出来,所以没有存稿,一天一更什么的,我只能说我尽量吧。如果不加班,我能在午夜前码出来,如果加班,那就只能是凌晨了。

脑洞每天都会有,只是不能保证每篇文都是前后接续的,除了我特意标注的【上】【下】【续】之外,我写的其他的文我都希望它能是每篇都能独立成篇的样子。

或许有几篇放在一起也能连得上,但是在能连得上的同时,摘出来也能独立成篇,这个样子不是更有趣么?嘿~嘿~嘿~

评论 ( 10 )
热度 ( 32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