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你参黑字 我观白纸

 

 

No matter what you have, people are born to be alone.

 

#晗熏# #抑郁BE向#慎入

 

01、“你......你还好吗?”

“傅子遇先生,我们很熟吗?话说回来,你想问的,应该是我的熏然吧。我可以替他回答你,他很好,他只是在睡觉。”

“够了!你不就是——”

话音未落,一只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干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那人抬头看向窗边说道:“熏然,你的朋友很关心你呢,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房间里一片寂静,窗外的天空明亮澄澈。

 

02、清晨的微风从大开的窗子吹了进来,带着秋季特有的清爽。一人坐在茶几旁边正在泡茶。一套精致且复杂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不带一丝差错的,完成了所有的步骤。

小心翼翼的倒出了一杯推到自己的对面“熏然,这是头等的青心乌龙,香气温和怡人,你尝尝看,你应该会喜欢的”

杯中茶水的表面平静无波,升腾而起的水汽随着吹进屋内的风而晃动飘散。

 

03、被闹钟的声音吵醒,带着起床气迷迷糊糊的直接把闹钟丢到了墙上。起床后草草的洗漱了一番,简单的喝了一杯牛奶就当做早餐。

拿起了放置在门边的车钥匙转身向屋内喊道:“熏然,咱们今天说好要出门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回音。那人沉默的转身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04、坐在驾驶座准备开车的时候,不经意的向副驾驶的位置一看,皱起了眉,英挺的剑眉蹙在一起的样子也是分外的好看。“熏然,你又忘记系安全带了”伸出手扣上了副驾驶的安全带,回过身开始认真的开车。

带着弹性的安全带紧紧的贴着副驾驶的椅背,没有丝毫的晃动。

 

05、电话铃声不间断地响着,吵的人头痛。那人不耐烦的拿起手机看着来电显示。暗自腹诽:“又是Jenny,真是太讨厌了,都有了薄靳言了,还来缠着我的熏然干什么。早知道她这么麻烦当初就该直接杀了她。”

放下手机抬起头看向身边轻声的问“如果我当初杀了她,熏然会恨我吗?”

手机铃声还在顽强地响着,那人最后选择了关机。拆掉了电池和电话卡,把手机放进了抽屉里。转身离开房间,锁上了门。

 

06、夜晚躺在床上,习惯性的在床的一边留着大半的空位。关灯之前站在门口,对着书房的方向喊道:“熏然,快来睡觉,总熬夜你的眼睛都不漂亮了”

书房一片沉寂,那人关了灯躺在床上,侧着身子,脸朝着床边的方向,黑暗中那双明亮的眼睛如同幼鹿的双眸一般纯净美丽,却又充满哀伤。

 

07、浴室的水龙头开到了最大,一人坐在浴缸里靠着边沿发呆。不消一会,整个浴室充满了蒸腾的雾气。抬手关闭了龙头的开关,垂下脑袋把额头靠着膝盖,双臂环过双腿,越抱越紧。脸上不断的滑落着水珠,或许是眼泪,又或许只是水蒸气的凝结。

一直坐到浴缸里的水没有了热度,缓慢的起身,披上浴袍走到镜子前。镜面上残留的水汽使得照出来的影像模糊不清,看不清楚人的面容。那人面对着镜子,看着镜子中模糊的倒影,轻轻的抱住了自己。

伸出手把镜子上的雾气擦拭干净,盯着镜子,面无表情。镜中的人形销骨立,眼窝深陷,下巴上因为缺少及时的打理而带着一些青色的胡茬。他盯了许久,突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口中呢喃的念着:“谢晗”

 

08、傅子遇盯着自己手中被挂掉的电话,一时间情绪复杂。转头看着自己面前摆着的,一份关于鲜花食人魔案件完结的警方报告,上面清楚明显的标注着【本案主要犯案人员,鲜花食人魔谢晗,已确认死亡,死因系自杀,无尸体残骸遗留】

随意的把报告丢到了一边,抬起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几次张嘴想要说出些什么。话语在脑子里转了好几遍,最后只余下一声叹息幽幽的传出“熏然...你何苦啊......”

 

 

00、【谢晗,你走之后,我终于活成了你的样子。】

 

————————————————————————————————

应该算是临睡前的一发深夜报社吧,写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抑郁了。我的脑洞此刻就像私炮房和面粉厂一样,炸成了天边一朵绚烂的烟花,稀碎稀碎的。

评论 ( 8 )
热度 ( 14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