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手工爱人

I thought i would be the last shadow in your eyes

#晗熏#

李熏然觉得,一连这几天,要么是自己的脑子坏掉了,认知出现了偏差,要么就是谢晗不正常了。在看到自己清醒了之后,居然就这么把自己晾在房间里不管,也不表示下一步要做什么。就好像是谢晗突然间就忙了起来,忘记了李熏然的存在似的。

李熏然对此感到极大地不爽。要杀要剐给个痛快话行吗?这么舒适温馨的生存环境是要闹哪样!温水煮青蛙吗?要麻痹自己的警惕性?知道你是巨有钱的人,钱也不是拿来这么玩的吧。

李熏然此刻毫不怀疑一点,那就是谢晗每天一定会坐在电脑前,透过摄像头观察着自己,摆着一副他那特有的俾睨天下的表情,那副欠揍的表情。

每天都有专门的人负责看着李熏然,让他按照一日三餐的规律正常进行饮食。李熏然只是大概的观察了一下看守的情况,就知道在这些人里面是套不出什么话的,于是索性放弃这条路,开始寻找别的突破口。

虽然这次不是在地下室里,但是四肢的锁链依旧在,而且可活动范围最多不超过五米,如果想脱身,首先需要找到打开枷锁的钥匙才行。依谢晗的性子,钥匙一定是随身携带的。

自己想解开锁链,想找到可以打开的钥匙,这些小心思谢晗只要转一下眼睛就能想得到。可是这家伙现在就像是故意的一样,一连好几天都不出现,让人找不到一点可以探查的机会。真是麻烦啊......李熏然暗暗地叹了口气,有些懊丧的把脸埋在枕头里。

大概一周之后,谢晗派人来把李熏然四肢上的锁链撤掉了三个,就剩下一只手臂上还扣着一条纤细精致但是依旧挣脱不开的镣铐。而且看起来相对于普通枷锁而言,多出了作为装饰性方面的美感。这样看的时候,关押和监禁的意味就减少了很多。

链子放出的长度比以前多出了很大一部分,现在的李熏然已经可以在房间里自由走动了,只是离门口总是有一些距离,谢晗对现在的李熏然总归还是不放心的。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谢晗总会坐在他自己的控制区里面,亲自为李熏然挑选一些助眠的乐曲。李熏然感觉这些曲子不会这么简单,但是又没办法堵住耳朵,只好每天就这样伴着谢晗选择的曲子睡过去。

在李熏然的手铐换了样式之后的第二天,谢晗终于出现了,就像心血来潮一样,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坐在了李熏然的房间里。谢晗挑选的乐曲还在缓慢地播放,李熏然似乎沉浸在了一个噩梦中,微皱着眉头,在轻声呢喃着什么。

谢晗低着头凑近床边,认真仔细的听着李熏然的梦呓

【......我不想离开......】

【......我不想回去......】

【......你不许赶我走!......】

【......谢晗......谢晗!!我不答应!!!......】

谢晗平静的看着他,表情柔和,眼神安宁。只是在安宁的眼神之下,有着一股惊涛骇浪即将到来般的气息。可以感受的出来,谢晗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看来,这几天的催眠实验是有效果的。只不过目前还只是在梦境中有所回忆,具体成效如何,就看他醒过来之后能记得多少了】

即便是面对实验用的小白鼠一样冷静客观的评价,也难以掩饰谢晗此刻语气的激动。他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当初因为薄靳言的步步紧逼,迫不得已的放手送李熏然回去,本来就让谢晗大写加粗的不开心了。为了不给让自己的存在给李熏然添麻烦,他又不得不亲自动手封存了李熏然的一段记忆。想着李熏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神就会变得会和初次相见一样,只有憎恨,厌恶,和不屑。谢晗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塞。

当他把李熏然催眠了之后,还未等他清醒过来便派人直接想办法送回了医院里。如今一切都尘埃落定了,谢晗自然是再次把李熏然带回了自己的身边。

终于听到了等待已久的话语,谢晗心满意足的坐在李熏然的床边,低头俯视着李熏然俊秀的面容,在他耳边轻声的说道:“熏然,我最完美的宝贝,醒来吧,睁开眼睛。让我看看现在的你,是什么样子的”

 

走廊里的摆钟准时的的敲响了,环绕在房间里的音乐声戛然而止。

 

评论 ( 3 )
热度 ( 34 )
  1. 备份后花园祈陌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