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生死域

 

——为什么随着岁月的流逝,人生便不再完整?

——也许是因为,渐渐地,伤口成为了人生的常态。

——新的伤痕覆盖住旧的伤痕,层层叠叠的在人的身上,在人的心里。

——每一个人都是拖着满身的伤痕在这疲惫的世间踽踽独行,徒劳无功的尝试着去寻找能与自己契合的伙伴。

 

——你知道吗?有的时候说谎比沉默更寂静,骗人者比死者更像亡灵。

 

他在一片灰色的荒原上沉默的行走着,沉默且警惕。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到的这个地方,也不记得自己要去往何处,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一直在行走,行走在这片灰色的荒原上。

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是在逃避着什么,对于这两者的区别他并不是很清楚。他偶尔抬头看一眼天空,想知道自己行走的方向或者目前的时间,但是天空只有一片单调的灰色,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事实上他讶异的发现他无法分辨这个地方的昼与夜,所有展现在他眼前的只有一片无际的灰色,仿佛这个世界没有颜色存在一样。

他在心里简单的提出了对这个世界的特殊性的疑问

【为什么是一片死寂的荒原】

【为什么我感受不到任何生物存在的痕迹】

【为什么这里只有灰色】

【为什么在天空上找不到类似太阳的恒星】

【我看到的天空真的是天空吗】

【如果这颗星球上有生物,他们靠什么存活】

【我真的是在一颗行星上吗】

【我为什么还活着,我拒绝了重生,我现在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我真的是还活着的吗】

【如果我现在不是活着的状态,那我现在算什么】

【如果我已经死了,这个鬼地方到底是哪里】

当他在心里提出他的疑问的同时,他的周身开始逐渐被一阵浓雾所笼罩。站在浓雾中的他难得的笑了起来,终于有点不一样的东西了,他想到,随便出来个什么都好,只要打破这该死的寂静。

“Koschei ! Koschei ! Koschei......”

一个稚嫩的孩童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呼唤着他的名字,呼唤着他最初的名字。

他环顾四周听着这个声音,心底涌起一股酸涩的甜蜜。他记得这个声音,这是Theta的声音,这是属于过去的声音。当他们还不是Doctor和Master的时候,当他们还只是朋友还未变成宿敌的时候,Theta就会这样温柔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孩童间的友谊单纯且坚定,每个人都只想一股脑的把自己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去送给自己的朋友,使对方开心,孩童时期是他打从心底里唯一怀念的一段过去。

他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那个稚嫩的声音还在继续呼唤着,他忍不住想向着那个声音传来方向走过去,但是又努力的克制住自己不要动。他明白那个声音呼唤的是Koschei,可是Koschei已经不是现在的他了。

当他做出原地不动的决定的时候,那个稚嫩的声音开始逐渐变得微弱,他心痛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直到那个声音彻底消失。

浓雾依旧在他的身边笼罩着,丝毫没有要散去的意思,他在浓雾中站立了很久,久到他开始有些烦躁的情绪产生。于是他脱下了西装外套,扯掉领带,坐在了荒原上。当他坐下的一瞬间,他发现身下灰色的荒原变成了黑色的焦土。再抬头,他惊讶的跳了起来,他发现身边早已没有了雾,同时自己突然身处在一个战场之中。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说是空间转换也不太像。他抬起头仰望着天空,试图从星系中判断自己所处的位置,但是令他失望的是,自己头顶的天空依然是一片暗淡的灰色,没有太阳,也找不到月亮。

【啊,我还在那片荒原之中,只是荒原自己变了一个样子】

于是他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把注意力放在目前深处的战场中。然后他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他正在时间之战里,就站在这片惨烈的战场中。他看着时间领主们四散奔逃,看着Daleks飞来飞去的毁掉一切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东西,看着曾经熟悉的一切在自己的眼前燃烧殆尽,他感觉到了很真实的悲哀。

他站在这场战争之中,没来由的想到了Doctor。曾经的他把自己的能力封印在一个人类的体内,然后把自己放逐到了宇宙的尽头,因为恐惧。他惧怕这场战争,惧怕战争带来的结果,所以他把自己理所当然的藏了起来,所以他并不清楚这场战争最后的结局,直到后来他又遇到了Doctor。

一个人毁灭了两个种族,听起来就很可怕的事情,Master一直很好奇Doctor是如何做到的。并不单单是好奇毁灭的方式,更是好奇Doctor的内心对于这件事是如何思考的。毕竟当初在选择名字的时候Theta就说过“Doctor意味着帮助和拯救,不懦弱,不堕落,不放弃,不暴力”。

曾经的自己对于Doctor的选择给予过嘲笑,总是认为这人太不切实际太乐天派,把世界设想的过于美好。而如今他更想知道,一个维持着那种信条的男人是如何做出毁灭两个种族的决定的。

他在战场的中心游荡,他看到了将军和首相,没有找到Doctor。他去战场的边缘寻找,他看到了躲避的妇女儿童,没有找到Doctor。他走向城市边缘的荒漠中,走向人迹罕至的牧场,他发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谷仓,同时门外还看到了一串脚印。他想,也许Doctor就在这座谷仓里。

他走进了谷仓,看到了面容衰老的Doctor和一个方形的盒子。他认得那个盒子,那是时间领主们迄今为止制造出来的最强大最凶残的武器,那个武器强大到甚至拥有了自己的思维。他怀着真诚的敬意端详着那个武器,随后把视线转到了Doctor的身上。

他看着Doctor的面容,在心里推算着这是他的第几张脸,然而他的思绪总是会被带回到曾经他们最初的针锋相对的时候,那大约是Doctor的第三张和第四张脸的时候。他想,他们可以称得上是整个宇宙中最了解对方的人。无数次的尝试着杀死对方,却又总在最后一刻找各种理由手下留情。即便是势均力敌的敌对双方也会在战斗中生出惺惺相惜的感觉,更何况他们曾经还是最要好的朋友。

所以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Master都是舍不得Doctor的。

他每次见到Doctor的时候都无比的希望Doctor能够答应自己的邀请,所谓的统治世界什么的,都只是一个借口,一个由头,他对于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只是希望Doctor能够和他站在一边罢了。他曾经想过很多次,如果Doctor能够把【把Master关在塔迪斯里面】这个想法换成【邀请Master成为自己的旅伴】的话,自己一定会欣然答应,然后昂首挺胸的走进塔迪斯。不过会不会乖乖待在Doctor身边这点还有待商榷。

回忆过去这个行为总是会引人发笑的,想想那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年轻啊。直到回过神来的时候Master的脸上还带着清浅的笑意。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从丰富的回忆中清醒一下,把目光关注在目前的形势中。

当他抬头看到天空依然是一片灰暗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并没有真的身处在那个战场上,只是荒原把那片战场重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所以现在的他只是旁观者。除了看着事情的发生,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走到了Doctor的面前,看着Doctor面对着那个威力强大的盒子自言自语。他看到那个盒子改变了自身的形状,在正上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大按钮。他看到Doctor面对着按钮沉默了许久。他看到Doctor按下了那个按钮,同时武器化成了分子结构消散在他周身的空气中。他看到Doctor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他为那滴眼泪心痛。

在伦敦,在他和Doctor通话中,当他听到Doctor告诉他所有的时间领主都已经死了,死在了这场战争中时。当他听到Doctor说是他自己亲手毁灭了所有人包括他们的星球时。这则消息并没有使他感受到一丁点的喜悦,一个简单念头充斥着他的大脑,使他几乎忘记周遭的一切,【我没有家了】。

从那一刻起,他突然发现,在他和Doctor之间无论最后输赢为何,他都无处可去。在这缤纷多彩的广袤宇宙中,他已无以为家。他成为了一个没有故乡的流浪者,就像Doctor一样。这也正是他拒绝重生的原因之一。对此他并不恨Doctor,他总是不恨Doctor,毕竟在一开始,使Doctor和Master成为敌对的,就不是仇恨这种简单的感情。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牢笼,每个人的灵魂上都有一道枷锁。他想,种族灭绝者,这应该就是Doctor的灵魂所背负着的最沉重的那一道枷锁了。自那之后的Doctor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带着赎罪的意味。整个宇宙之中负罪感最重的人应该就是Doctor了,The Doctor一直都在寻求被原谅。

但是Master很清楚的知道,Doctor灵魂上的那道枷锁并不是宇宙给他加上去的,而是Doctor自己。当初的这个灭族的行为,即便是宇宙,也会原谅他的。就像他在庞贝做的那样,或者庞贝,或者地球;放到这个战场上也是如此,或者灭掉这两个种族,或者等待整个宇宙在这场战争中一起消亡。Doctor并不需要去求得整个宇宙的原谅,因为一直不肯原谅他的只是他自己。这道枷锁是他自己主动背负的。

Master曾经很希望自己能够在现场亲眼目睹这一刻,以便于自己能够寻得一个仇恨的因子去面对Doctor。但是现在即便他看到了全部的过程,能够在他的心中寻找到的依旧只有对Doctor的心痛。他替Doctor感到悲伤,悲伤于Doctor的自我放逐和自我惩罚。

他感受着心痛,感受着悲伤,他无力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他非常希望自己可以走上前去告诉Doctor,你只需要原谅你自己,只要你肯原谅你自己。他非常希望在这个时候可以有一个人出现然后告诉Doctor这句话。而他同时又清楚地知道永远不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他只能站在这里替他的故友悲伤。

灰色的浓雾再次笼罩在了他的身边,隔断了他的视线。他对这片浓雾发出了嘲笑,接下来还会给我看什么东西?他问道,还能找到什么好玩的出来吗?毕竟待在一个没有时间和空间概念的地方是很无聊的。

浓雾依言散开,他发现周围的一切开始以三维图像闪回的形式展现着他的一生中的大部分的故事。之所以说是大部分,因为每一个出现的故事里,都有Doctor。以至于看到最后就连Master都不得不承认,Doctor真的几乎存在于他所有的生命里。

其实我蛮喜欢他的,Master安静的想着,即便我一直想要杀死他,我也很喜欢他。这很奇怪不是吗?很奇怪吗?有点奇怪。不!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喜欢他和想要杀了他这两者之间并不冲突。反正我是一个疯子不是吗?

我是一个疯子吗?Master再次陷入了疑惑。我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但是那并不代表我是疯子,那个噪音是存在的,我知道它们是存在的,存在于我的大脑里。难道因为这一点我就变成一个疯子了?不,我不是。是他们太过愚蠢。是他们不理解我的灵魂。

那么灵魂又是什么?Master任由脑海中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继续下去。毕竟思考,是目前唯一能够打发时间的行为。

【灵魂并不是由分子组成的,灵魂是我们的过去,是我们人生的故事。】

【我们所拥有的,我们曾失去的,我们曾经排除万难重新找回的。】

【在宇宙的荒原里,所有和我们有关的故事,组成了我们的灵魂。不是物质。】

【所以我现在所处的这片荒原,就是我的灵魂。它会逐渐的给我展现我生命的故事】

【可是为什么所有的,我生命的故事!该死的都和Doctor有关】

【我的天啊,我灵魂的背景可真够贫瘠的,连一棵树都没有。】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很想杀了他,我只是想他能够和我一起而已。然后当他拒绝的时候,我就很生气,因为我生气了,所以我才想杀了他。】

【他为什么就是不能和我站在同一方向呢。我曾经是他最重要的朋友,但如今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比我更重要。】

【他说他原谅我,可是我不需要他的原谅。我更希望我能对他说:“Doctor你看啊,这样的我你都能够原谅,你为什么还不能原谅你自己呢”】

所以如果这就是我生命的结束,Master站起身抬头对着天空喊道,来吧,展现给我看,告诉我我最终的归宿是何处!你可别告诉我是那些恶魔、地狱、黑洞、时间裂缝之类的,那些讲给小孩子听的睡前故事什么的,我可不希望那些吓唬人的东西会成为我最后的归宿,所以如果你是我的灵魂,你可得给我弄些新意出来!

“当然不会是那些老掉牙的故事,我亲爱的。这个宇宙随时可以给你弄些新意出来”一个熟悉的带着苏格兰口音的声音伴随着一个穿着棕色大衣的身影穿过浓雾出现在他的身边。

“所以你就是我的月亮”他看着这个从雾中现身的身影轻声呓语着“可是为什么是你呢?是谁我都不会奇怪,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我是你的...什么?”面前的人用充满疑惑的大眼睛盯着他“月亮?这可真是个奇怪的比喻。是我所听过的所有比喻里面最奇怪的。”

“我从不会期待耀眼的太阳能够回应我的诉求,所以如果某一天我死去了,请给我一个月亮伴我同行”他看着Doctor的眼睛轻叹着孩童时期的祷语。

“啊...原来如此。这样的话,我想我就是你的月亮了。因为接下来的所有路途,我都会和你一起。”

“虽然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是你,不过我很开心是你,真的。”

“至少现在我们不用再想着如何杀死对方了,因为...我们其中之一...已经死了。”

“是啊,我此刻真的很遗憾死的是我。”

“嗯...我也很遗憾。”

“怎么?遗憾不是你来亲手杀死我?”

“不,你知道的,如果把你交给我你就不会死了,我永远都不会真的杀了你”

“是啊,就像你所选择的名字一样。”

Doctor没有回应这句话,只是对他伸出了手,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是该离开的时候了,我们还有新的旅程要去经历”

“最后一个问题,这些究竟是我头脑中的一场梦,还是真的发生了?”

“这里的一切或许只是你的大脑给你编织的一个梦境,它根据你的喜好在你的眼前具象化出你想看见的东西,但是谁又说这些不可能是真实的呢?”

看着Doctor温和的面容,Master的心底感到了一阵释然,抬手握住了Doctor伸出的手,和他一起向浓雾的更深处走去。

 

【是啊,我们还有新的旅程】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