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只是旅行罢了【下】

Master抓走了玛莎的家人,还截住了玛莎和她弟弟的通话。他还记得那个在玛莎面前一派悠然自得的声音在听到是自己开口说话的时候那瞬间的改变。

一开始的时候语气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在听到自己念出他的名字的时候那一声微不可查的带着满足的喟叹,更是抓住每一个句子里的细节,即便明显带着曲解的意思硬是不肯放过调戏自己的机会。

“我们年少时的心,滚烫而纯真,Master你还记得吗?我们曾对这个世界满怀着善意。是什么让我们走到了如今的这种地步?”

“当我去观看过时空裂缝之后,当我的头脑中出现了那永远不肯停歇的鼓声之后,当你独自一人开着塔迪斯离开把我丢给我的家族等待惩罚的时候,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走到了如今的这种地步。”

“我已经活了太久,我现在真的很累,经过了这么多时光的最后,在我的内心深处我一直希望能够与之相伴旅行的人从来就只有你,Master,只有你。我当初从你的家族手底偷走了塔迪斯的时候就希望你能与我一起离开。我们可以去宇宙中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有咱们两个人。”

“已经晚了Doctor,你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曾经发生的事情是无可挽回的。即便是时间领主,也无法命令时间倒退不是吗?我们都要为我们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或早或晚,但我们总会的。”

“我知道,而且我不会惧怕这件事。事实上无论我经历过多少个同伴,他们始终无法理解真正的我。只有你,Master,只有你能真正懂我。我们可以一起在这个广袤的世间旅行,亲眼去见证宇宙的缘起和消亡。你并不需要去拥有它,只要欣赏就可以了。只要去欣赏它,和我一起。”

“So,Doctor,你是在约我吗?”电话里活泼轻快的声音带着几许调笑的意味。只是当时的自己并没有在这调笑的背后听出更深一层的含义。如今想来,自己当初的回答也许会冷了Master的心吧。

“不,我没有在约Master,我是在约我的Koschei。Theta在约Koschei。”

还未进行命名仪式之前的那段过去是Doctor心中的净土,却是Master心中的逆鳞。如今的自己在对当初的Koschei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恐怕也没有什么资格再提起各自真正的名字了吧。也难怪这句话一说出口Master立刻变了态度。所有的试探和调笑都藏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多年宿敌的状态。

感受到Master变化的Doctor感觉内心一沉,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可是一时间竟也是没有可以补救的办法。于是只能任由Master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挂掉电话。

 

慢慢的收回思绪,Doctor感觉到处在风暴眼的几人都在向自己走来,一边走一边还在小声嘀咕着什么。【可能是在互相问着Master有没有死的透彻吧】Doctor简单的猜测着。

停下了哭喊之后,Doctor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和深深的无力。因为还没有完全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以至于他一时间想不出来该用什么状态去面对这几个人合适。

Doctor在理智上知道对于这些人来说Master死掉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在情感中,他却发现自己很难克制住不去怨恨Lucy,毕竟对于Doctor来说,在那个时候,Master是不用死的。

Doctor抬起头,平静的看着围拢过来的几人,幽深的眼睛在此刻显得有些空洞无神。环顾一圈之后,Doctor把目光停留在了杰克的身上——就好像认定了杰克会是他们的发言人一样——然后等待着对方开口。

杰克弯下腰,蹲在了Doctor的面前,局促不安的绞了几下手指,看着Doctor略显空洞的眼睛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后还是强自镇定的开了口“Doctor,我很遗憾,我能知道你现在有多伤心——”

“不,你不知道,你不清楚,你永远也感受不到。”Doctor看了杰克一眼,毫不留情的开口。“你没有亲眼见到过你的星球在宇宙中燃烧坠毁,你没有亲耳听到过你的族人在你的身边四散奔逃最终依旧逃不过死亡时那充满绝望的呼喊,你从未失去过如我一般的多,所以你永远也无法体会到我如今的感受”

“Doctor!杰克上校也只是想要帮忙。”

“YAH,I know。我曾一个人在宇宙中四处流浪,无家可归。我曾以为我是唯一还活着的时间领主,那种深入骨髓的孤独感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身边徘徊飘荡。然后我在宇宙尽头发现了他,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即便我看到他对地球做出了如此多的坏事,我的内心依旧很开心,因为我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所以我才会对他说‘我原谅你’,所以我才会尽力保留他的性命。无论他做了什么,我都会提醒我自己‘不要忘记,你曾做过比他坏一百倍一千倍的事情’,我永远也无法放弃他,杰克,我永远也无法放弃他。”

Doctor一边说着,一边抱着Master站起身向塔迪斯走去。“对于你们,我很抱歉。我想我永远也无法向你们解释清楚了,我和他之间的羁绊,远远不止这几百年的宿敌这样简单。”

玛莎走回到了她的家人身边,去安抚她受惊过度的父母。杰克上校去没有搭理其他人,固执的追着Doctor走进了塔迪斯。尝试着去从Doctor的嘴里问出一些关键性的问题的答案。Doctor没有再看杰克一眼,只是启动了塔迪斯。

塔迪斯启动了之后,在一开始的常规性剧烈晃动停止过程中,杰克选择了开口。

“Doctor,现在Master已经死了,你不能让自己一直处在自责中,这并不解决问题,毕竟你还活着不是吗?你的旅行还会继续,有些事情还是要尽早放下的好,更何况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听到杰克的话,Doctor的眼神覆上了一层冷意。

“他死了,Master死了,我的Koschei死了。是因为我的疏忽大意才会导致这个结果。然而这个结果现在出现了就是出现了,它就这样毫无保留毫无隐藏的、赤裸裸血淋淋的展现在我的眼前,然后生生的撕裂了我的灵魂。”

“他之前说过,我们都要为我们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或早或晚。但我们总会的。而如今的这个结果,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我曾经狂喜的以为我可以再次拥有他,以为我这次有机会可以弥补当初做的错误选择,但是没想到结果还是失去。”

“我放不下他,也不想去放下。他离开了我,我的心里就被永远的切开了一个口。那个豁口就好像黑洞一样,这个黑洞会慢慢的吸走我全部的生命力。如今的一切都不一样了,将来的一切也都会不一样。这是一个不会再有他存在的世界,我的头脑从未如此清晰明确过。”

“Doctor,我不明白。你和Master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听你的口气,你们曾经是敌人,但是又好像比朋友还亲密。”

“和你说说也无妨,至少现在的他不会跳起来一边红着脸拽我的衣袖一边叫我闭嘴,他再也不会跳起来了。”

“曾经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也是对方唯一的朋友。我陪着他走过了他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时光,直到命名仪式把我们分开。”

“我选择我的名字,Doctor,就像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一样,我的名字里就带着生的希望。而他选择的名字是Master,这个名字,加上他脑海中的战鼓声,仿佛预示着他生来就是为了战争而存在。命名仪式之后的我们渐行渐远,我隐约猜到是什么原因,但是我找不到可以改变的方法。”

“他的家族很庞大,也很富有,我并没有这般显赫的身份,他的父母在一开始就不喜欢我和他交朋友,而我当初也并没怎么认真的在意过。我很努力地维持着和他的朋友关系,因为我不想失去他。现在回想看,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他的心意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心意...变化...Doctor你的意思难道是...?”

“我爱他,杰克,我爱他。并且我爱的很认真。”

(无法掩饰的震惊脸)“天啊Doctor,这可真是一个太...太让人意想不到的消息了!”

“我想,一切问题的爆发根源,应该就是在那个晚上。我兴致勃勃的拉着他跑到时间机器博物馆的仓库里,指着一台老旧的塔迪斯对他说希望他可以答应和我一起进行一次旅行。然后我才知道我看上的这台塔迪斯是属于他的家族的。”

“那一刻对我来说真的有一秒的尴尬。就好像我在一片沙滩中挖了许久,费了很大力气才挖出了一个精致漂亮的贝壳,然后兴冲冲的拿去给他看,随后被告知这个贝壳是他之前埋进去的那种感觉一样。”

“随后我岔开了这个话题,但是我不记得中间我们还聊了些什么,我只记得我站在塔迪斯的门口,借着塔迪斯的顶上发出的亮光,看着他同样闪闪发亮的眼睛,对他告白。其实我的告白很失败,他差一点恼羞成怒,甩开我就要走。所幸的是我拉住了他,用一个吻缓解了这个局面。然后接下来的一切事情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续下去了。”

“可是Doctor,如果一切都顺理成章的继续下去的话,你们怎么还会成为敌对呢?”

“是啊杰克,如果。如果能这样的的话,如果能那样的话,如果真是一个折磨人的词语不是吗?”

“吻过他之后,我向他提出了一起旅行的邀请。我满怀希望的看着他,得到了他无情的拒绝。他说旅行会上瘾,而他还有一个大家族要去背负,他不能像我一样可以轻松随意的想走就走。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可是当时的我真的太年轻了,年轻气盛,年少无知。我因为他的话生气起来,直接丢下他一个人在那里,自己开走了塔迪斯。”

“当我开走塔迪斯的时候我心里想着‘反正塔迪斯是时间机器,我还可以回到我离开的那一刻,对什么都不会有改变的,只是一个人去再一个人回’可是杰克,事情并不会像我预设好的那样发展。”

“我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是吗Doctor?”

“是的,那是我第一次操作塔迪斯,有很多不熟练的地方,再加上那台塔迪斯的确很老旧了,有些仪器不是很灵活,所以在我设计返程的坐标的时候出了问题。我回到的时间是我离开的时间的...四年后。在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多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在Master的身上。”

“当我兴高采烈的走出塔迪斯的门想去找他的时候,我被展现在我面前的景象惊呆了。我当初设计的地理坐标是离他越近越好,但是我没想到,塔迪斯降落的地方是他家的地牢。当我开门的时候,我看见了被锁链拷在墙上的他,那时的他浑身上下都是伤痕。愧疚在第一时间充斥着我的内心。”

“我走到他的面前,轻声的唤着他的名字,只希望他能睁开眼睛看我一眼。他的确睁开眼睛了,但是他的眼神之中满是仇恨和绝望。在看到他的眼神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失去他了。他没有对我多说什么,只是让我快点滚开,于是我就离开了。”

“杰克,你能想象吗?我就那么离开了!我甚至没有把他一起带走,我就那么离开了,留他一个人继续在那里承受着那个本来与他毫无关系的惩罚。对于他来说,我刚刚和他告白,随后就偷走了他的家族的塔迪斯,然后又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四年不管不顾没有消息。如果这样的事情放在你的身上,杰克,你敢说你不会恨我?”

“我对他有亏欠,杰克,做出那种事情的我还有什么资格说爱他。我因为我自己的任性,辜负了他的感情。如今的一切,就是对我的惩罚,现在的这些,就是我要为我当初的行为所付出的代价。杰克,我是一个罪人,这一点我无可辩驳。”

说完这些话之后,Doctor没有再理杰克,按照设定的地点把塔迪斯停稳之后,打开门把杰克上校赶了下去。“你已经听完了我的故事,就算你认为你没有听完,我也不会再给你多讲一件事。我想说的,我能说的,你该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再见了杰克,我想这次,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关上门,锁死。设定地点:时空缝隙。

设计好一切之后,Doctor走到Master的尸体旁,侧着身子躺在一边,伸出一只手臂把人揽进怀里。轻吻着Master的额头然后开口说道:

“你当初在拒绝我的时候可真是找了很多借口啊,你说我可以去找任何人做同伴,有比你聪明的、比你耀眼的、比你美丽的、比你对我更有帮助的,说的那样义正辞严,就好像我真的很需要别人的帮助一样。可是Koschei你不知道,或者你知道偏又假装不清楚,我一直想要的那个人,从来就只是你啊。”

“我承认我很喜欢旅行,可我更喜欢的是和你一起旅行。我不喜欢孤独,可是摆脱孤独的方法可不是随便抓一个人来就可以的,对我而言只有你的存在,我才能真正的不孤独。可是如今的你,你戴着这幅宛若沉睡的面具告诉我,你死了?”

“所以,就这样吧。你如果不肯跟随我,那么就让我去追随你。你不肯跟着我去我想去的地方,那么便让我去到有你存在的地方。整个宇宙就是我们身躯的坟墓,塔迪斯就是装载我们尸体的棺材,时空缝隙中不时闪过的雷电就是我们的墓碑。”

“即便是死亡,于我而言也不过是一场简单的旅行罢了,对于这样未知目的地的随机旅行我已经进行过很多次了。只要我接下来的旅行中有你的存在,我对于目的地也并不是很挑剔。我很随和的Koschei,你知道吧,你一直都知道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你敢让我再也找不到你的话,Koschei,我将会收回我的话,我将不会原谅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听到了吗?Koschei,你听到了吗? 如果你敢再消失的话Theta将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永远!!”

 

 

所以,Koschei,等我,再等我最后一次。这一次,Theta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