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只是旅行罢了【上】

之前在刀马圈里看到的阿夜夜大大的脑洞,看很久都没有人来写这个梗,这里就借梗写出的一篇文。那位大大说这是个超级虐的梗,我尽量写的不那么虐,但是基本的结局还是和大大的原梗一样。之前求授权的消息在那位大大的段子下面留言了,只是还没有收到回复。如果在将来的某一天被告知侵权的话,会回来把这篇文再删掉的。谢谢各位捧场【鞠躬】

 

下面放这位大大的原梗:

1、“We are the last two Time Lords”,Doctor抚摸着脸色苍白,表情僵硬的Master ,“so,just don’t leave me alone,please… ”他抱住master冰冷的身体,失声痛哭。

2、Doctor,you were not alone.But now,you are alone.

3、“I win…”master在doctor温暖的怀里,听着脑中愈来愈慢的鼓声,微笑着说道。

4、所有人看着十指相扣,神态安详,身体却已然僵硬的他们,慢慢合上了棺材盖……

 

 正文~开始:

 

 

——人生就像一座迷宫一样,每一个岔路口,每一个选择,每一次转弯,都是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是啊,所以我才会站在如今这个位置上。

——如果走到迷宫的最后,证明你早就选错了路,在那次错误的转弯之后一切都是错的,你要怎么办?

——我不后悔!

 

在勇士号上这一年的纠缠终于落下了帷幕,Doctor也不负众望的恢复了年轻的躯体和能力的全盛时期。杰克上校在Master准备逃走的时候刚好赶上,反手就把Master拷了起来,扭送到了Doctor的面前。

关于Master的归属问题,Doctor和其他人的意见是不统一的,毕竟根据Master在这一年里的所作所为,只要还有记忆的人就都想杀了他,目前来说这可不是个好兆头。Doctor认为自己对于Master有着一种责任,而Master对于Doctor的这个想法一如往常的嗤之以鼻。

“Doctor你真的要把他留在你身边吗?他可是个危险人物啊。随便有哪些地方疏忽了他都有可能给你搞出一个大阴谋。”

“是的杰克,我知道他的危险性,正因如此把他放在哪里都是不安全的,除了塔迪斯。”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监禁我!?”

“不是监禁,Master,我会带着你一起旅行。我一个人太久了,现在有一个人需要我去照顾了,这是一件好事。”

“你把终生监禁称之为照顾?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会乖乖待在塔迪斯里面。别忘了它最初是我的塔迪斯,我让它打开门放我走还是办得到的”

“你和我是一样的Master,只有你和我是一样的。我们可以去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整个宇宙的魅力都会在我们的眼前展现,那一定会是一幅美景。而如果在这幅美景的路途中我能与你同行,那将是我的荣幸。”

Master没有再说话,撇了撇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Doctor。当所有人都认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的时候,一声突兀的枪响打破了看似平和的局面。看啊,命运总是这样,在你已经把一切都设计好了的时候,突然的跳出来做出一个决定性的改变,然后指着你的鼻子笑你是最大的傻瓜。

那一枪准确的打到了Master的身上,又好像打进了Doctor的心里。Doctor慌乱地跑了过去接住Master倒下的身体,瘦弱的身躯在Doctor的怀里显得是那样的弱小无力,满怀悲伤的看着虚弱的Master,Doctor说出口的话也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在你的怀中死去,现在开心了?”即便重伤时候的Master也没有忘记对Doctor例行的嘲讽。只是有气无力的嘲讽在此时却又显得有些撒娇的意味。

“不,你不会死的”Doctor加重的怀抱Master的力度,低下头仔细的检查伤势“别傻了那只是颗子弹,只要你重生。” 

“不。”

“一颗小小的子弹,拜托!”Doctor绝望的恳求着。

“我猜你并不十分了解我,我拒绝”Master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强硬又任性。

 “重生,只要重生,”Doctor摇晃着手臂低声哀求道:“求你,求你重生,快点!”

“然后让我的余生都在被你监禁中度过?”疼痛使他皱起了眉头。Master性格中的倔强致使他不愿受到任何人的支配,特别是Doctor的。

“但你必须这样!快点!你和我!所有做过的事!”Doctor的神色愈加悲伤,努力压抑的情感跟随眼泪溢出眼眶,“Axon,记得Axon吗,还有Dalek…我们是仅剩的两个,没有别人了。”

“重生!你只需要重生!我们是最后的了,求你不要让我一个人,只是求你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重生,留下来,留在我身边!”

“但是Doctor,难道你忘记了吗?在最开始的时候,是 Theta先丢下了Koschei。是 Theta没有选择留在Koschei的身边。”

“How about that?”Master露出了一个调皮的微笑,“I win 。”

“是的,你赢了。Master你赢了,我输了。所以重生啊!重新站起来,你可以去向世界昭告Master胜过了Doctor。我绝对不会阻止你做这个的。快点重生啊!难道我输了的惩罚就是要失去你吗!?”

“那会停止吗,Doctor?”强制抑制着的重生本能使得Master感受到了人类濒临死亡时的状态。他感受到了越来越明显的疼痛,呼吸开始急促,意识逐渐变得微弱。

他看着Doctor,脑海中此刻只剩下了一个疑问“当我死掉了的时候,鼓声,会停止吗?”

Master倒在Doctor温暖的怀抱里,感受着脑海中愈来愈弱的鼓声,心里想着【看来这些还是值得的】,随后放任思绪溃散,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感受着怀里的人渐渐失去生命的气息,Doctor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思绪飞回到一年以前,他们刚刚从宇宙末日追着Master回到现代的时候。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