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时间之初的你我【下】

在广阔的园林区里,高大的梧桐木旁边生长着耀眼的地狱花,那火红的地狱花一向是Koschei最喜欢的。他牵着Theta走到了梧桐的边界就放开了手,坐在地上懒散的靠着高大的树木,漂亮的蜂蜜色眼睛看向无边无际的地狱花海。

Theta站到Koschei的身边,一只手扶着树干,用和Koschei同样的角度看向眼前这片如火焰一般的花海。良久之后,久到他们两个人几乎要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的时候,Theta缓慢的开口:“Koschei,我所看到的景象,和你所看到的景象,是一样的吗?”

“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是一样的,但是你能听到的,却和我听到的并不相同。”

“我能听到风在我的耳边吹过的声音,我能听到地狱花在我的脚边生长的声音,我能听到生命的声音,我还能听到死亡的声音。Koschei你呢?”

“你说的这些我都能听到,可是在我的脑海里,还存在着一种声音,有着四拍的节奏,就像行军的战鼓一样,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它从来不肯停歇,他就在我的脑海里存在着,一刻不停的在折磨着我。折磨着的耳膜,我的神经,我的大脑。他从来不肯停下来!从来不肯!你听,Theta你听啊,仔细的听。你能听见吗?我脑海中的这个声音。Theta你告诉我,你能听见吗?你能听见吗?拜托告诉我你能!告诉我你能,让我知道我不是孤独的面对这个声音。告诉我!”

“我能帮你的Koschei,让我帮你。”Theta悲伤地半跪在Koschei的身边,双手用力的把着Koschei的肩膀。“你不要去想那么多,尽量放空你的大脑,只是,让我来帮你”

Koschei站起身来甩开Theta的手后退了一步,眼神中染上了一抹绝望“你听不见,你感受不到,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从来都感受不到我的痛苦,你要如何帮我?”

嘴角逐渐挑起一个嘲讽的笑容,眼神中的绝望愈加浓重深沉“Theta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拥有着一个希望,我希望你能懂我,我以为至少还有你能懂我,可是Theta,即便是你,也体会不到如今的我正在经历着的。”

“所以Theta,没有人会懂我,我也不再指望他们能够理解。这个世间聪明的人各有不同,但是愚人都是一个模样。这个鼓声就像我的宿命!它仿佛在昭示着我什么,可是我现在并不能理解它。我曾以为你的陪伴能够让事情变的好一些,但是我还是可悲的错了,你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理解过我。所以即便是你的陪伴也是没有意义的。”

“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疯子,甚至你也和他们一样。那就这样吧,就算真的是我疯了又能怎样呢?嗯?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和怜悯,我也不需要你们所谓的帮助。就让疯狂来证明我的存在吧,我就是疯狂!”

“停下Koschei,停下,不要再说了。够了,足够了,别再说下去了!”Theta看着陷入癫狂状态的Koschei心痛到无以复加。快步走上前去把面前这个思维混乱的人紧紧地抱在怀里,低下头强硬却又轻柔的吻住了怀中人的唇瓣,停止了他的胡言乱语。

两个生命分别带着绝望的心闭上了眼睛,眼泪划过了脸颊,流向嘴唇。早已分不清是谁的泪,又是谁在哭泣。苦涩的泪水落入舌尖上,融化进了心里,带着各自心中滚烫的热度刺痛了彼此的灵魂。

在这个说不清楚是什么意味的吻结束之后,Koschei抬起头睁开眼睛,在Theta的眼底发现了一种前所未见的情愫以及满溢的温柔。透过Theta温柔的双眼,Koschei看见了狼狈的自己。在这样的一双眼睛面前,Koschei无可隐藏,也无处可藏。

Theta拿起衣袖擦干净Koschei脸上的泪痕,让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随即又把人抱在怀里不肯放开。一只手轻缓的抚摸着Koschei的头发,不停地在Koschei的耳边重复着“我在这里,你还有我”

Koschei抬起手抱住了Theta的腰,让自己和他的距离贴的更近一些“Theta,你不会离开我是吗?你不会在某一天突然就消失然后抛下我一个人吧。”

“我不会的Koschei,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离开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Theta绝对不会抛弃Koschei,Theta是属于Koschei的,永远永远。”

“Theta,那鼓声,那鼓声会停下来吗?如果我死掉的话。”

“Koschei你在说什么傻话?这样的话不许讲第二遍!听到了吗?”

“可是Theta,想一下如果我的头脑中没有了鼓声,我会怎样?”

“那你也要想一下,如果没有了你,我会是怎样。”

“......是啊。”

松开了怀里的Koschei,Theta捧起了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Koschei,我们刚刚接吻了。”Koschei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抬手拨开Theta的手故作镇定的回答道:“我知道,我还没有被你吻得失去意识。”

“可是两个普通的朋友之间是不会接吻的。”

“所以呢?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们不是朋友了吗?你刚刚还说你并不会离开我,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吗?”

“Koschei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你这样说我我可是很委屈的。”

“收起你的大眼睛Theta,你根本就是在我面前装可怜。从小到大我被你这双勾人的大眼睛骗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你别想现在继续唬我。”

“嘿嘿嘿嘿~Koschei你刚刚是在夸我吗?”

“才没有夸你呢,你这个自恋狂。我真应该塞给你一面镜子让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笑得有多傻。你那是痴汉笑吗?你在对谁痴汉笑啊,你自己吗?天啊!你的自恋到底是有多严重。你干脆在脖子上组装一个放镜子的支架得了”

“嘿!Koschei,嘿!别岔开话题。听我说——”

“你还要说什么?朋友之间不会接吻,我们刚刚接吻了,所以我们不是朋友了,这就是你想要告诉我的?给了我一个足够让我沦陷的吻然后就干脆利落的抽身离开?还是说我就不应该相信你之前的每一句话?”

“天啊Koschei,冷静一下好吗?拜托只是冷静一下,听我把话说完。”

“哼!随便你吧。”

“Koschei,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只是朋友这么简单的关系,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是不同寻常的,我承认我很贪心,我并不满足于仅仅与你拥有朋友这样随处可见的身份。”

“......(//////)”

“Koschei看着我!抬起头看着我。我吻你是因为我爱你。Koschei我爱你!Koschei我爱你...我爱的很认真。从我懂得什么是爱的时候开始,我就很清楚的知道,你与我而言和别人是不同的,我爱你,爱到甚至胜过我自己。”

“......(//////)”

“Koschei,你爱我吗?”

“......(//////)”

“Koschei,我不会放弃的,我会等你的回应,我会一直等下去。”

“Koschei你的脸好红啊...哎?你的耳朵怎么也——”

“闭嘴Theta!你这个大笨蛋!我怎么可能不爱你呢,我当然爱你了,你是唯一能让我感受到温暖的人,这么多年来包括我的父母都开始厌恶我,疏远我,只有你还像当初一样,一脸傻样的四处粘着我追着我,就像一颗半融化的糖果怎么甩都甩不掉。”

“既然甩不掉我,那就留着我吧~我将来也会继续缠着你的。Koschei你这辈子都别想我会放开你了!哈哈哈哈~”

“......傻样,你又怎么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我们变成敌人了呢。”

“绝对不会Koschei,我怎么可能做得到与你敌对?你让我怎么忍心去做会伤害你的事?我只会帮助你,陪着你,照顾你。”

“算了,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未来是那么的遥远,至少我还拥有现在...”

“那个...Koschei,你刚刚说...一个足够让你‘沦陷’的吻...”

“是又怎么样?你还想干什么?”

“嗯...你的嘴唇很柔软,也很香甜,就像我们脚边这些耀眼的花瓣一样,于我而言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香甜?我的天啊!Theta你的大脑错乱了吗?我的嘴唇又不是花瓣,你是从哪里感觉到‘香甜’的?”

“我也不清楚,说不定...我要再吻一次才知道...”

 

 

年少无知的孩子们啊,总是对于世界还存有一丝希冀,总以为说出口的永远就能成为真正的永远。殊不知命运才是最爱作弄人的家伙。

它立于云端天际,俯瞰人间,观看着人们信誓旦旦的立下一个又一个誓言,坚定不移的在耳边诉说着永远。

它一边观看一边嘲讽,大笑着伸出手来,十分轻易的便拨乱了那些人们为自己精心规划好的未来。

评论
热度 ( 12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