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时间之初的你我【上】

在他们还没有选择各自称谓的时候,学院时期简单而又炽热的感情,那时还未拥有博爱之心的Doctor决定把他仅有的爱都给予Master。这段过去,是Doctor心中唯一的净土。

Doctor或许爱着他的女伴,爱着他的妻子,爱着那个敢于成为时间旅行者的妻子的女人。但是在Doctor的内心深处,他永远不会忘记,在最初的最初,在这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Theta深爱着Koschei。

——————————————————

难道天空海阔,没寸土容纳心声

为着等你回应,全城没别个比我更坚定

 

难道天边海角,没处可逃避黑影

跨过悬崖绝岭,这感动原是爱情

——————————————————

 

在地狱峰的山腰上,这个分不清季节变换的地方,一望无垠的鲜红色草场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热烈生长,这里一向是孩子们最喜爱的地方,他们可以整日在这里追逐打闹着嬉戏,亦或者凑在一起商量着学院里的某个两人是多么的让人讨厌,要不要想一些方法去捉弄一下之类的小诡计。

孩子们的内心都是很单纯的,但是单纯的人同时又都是很可怕的。他们怀着简单又微小的恶意,却会在无意识的时候造成巨大而又恐怖的结果。单纯的孩子们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们就会用自己稚嫩的双手亲自打造出一个现在的他们无法想象的恶魔。

 

“Koschei!Koschei!原来你在这里啊。我几乎翻遍了整个学院你知道吗?我好担心——你的脸是怎么回事!?你的手又怎么了!!?”

“哦,Theta,是你啊。我没怎么,你也猜得到不是吗?只是他们例行的‘作弄Koschei’罢了。我听说他们甚至还私下打赌,赌谁的手段更高明能够不在体表上留下伤痕,看来这次他们输了。”

Theta坐在了Koschei的身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抱住了他的肩膀,面带歉意的说“对不起,我没能及时出现。我本该保护好你的...”

“得了吧Theta,我又不是你的责任,你不用这样的。”

“......不是责任,但是我会心疼。他们现在的行为又哪里只是作弄这么简单了!等到下一次你就——”

“够了Theta。我现在不想听你教训我...抱歉,不过至少我还活着不是吗,这就足够了。只要我还活着,他们就算不了什么。”遥远而清晰的鼓声伴随着一阵毫无预兆的头痛向Koschei的大脑席卷而来,抬起手用力又毫无章法地敲了几下额头,身体的疼痛使得Koschei的内心更加烦躁,脱口而出的话语也没有以往那般冷静平稳。

Theta抬手捉住了正在胡乱自残的Koschei的手臂,固执的把人揽进了自己的怀里。“感觉不舒服的话,就开口说出来,让我来帮你。Koschei,你一定要让我帮你,不要只是自己一个人扛着这些。”手掌覆上怀中人的太阳穴,缓慢而轻柔的按摩着。

靠在Theta的怀里感受着他简单无声的安慰,Koschei感觉到了久违的平静与喜悦。这是只有Theta能让他感受到的简单的喜悦。【让这一刻久一点吧,再久一点就好,让我记住我还有Theta陪着】拥抱着这样的念头,Koschei垂下了眼眸,在Theta看不见的地方藏起了眼底深处的一抹决绝的狠毒。

 

我们年少时的心,都是滚烫而纯真的。那些少年们带着足以燃烧一切的热情,带着他们仅有的骄傲,勇敢而又大无畏的走向这个早已千疮百孔、残破不堪的世界。他们对这个世界一直抱有着深切的爱意,而悲伤与绝望总是会在他们感到幸福的时候静悄悄的藏身于他们各自的生活中。等待着在最合适的时机一击而中。

时间缓慢且平稳的向前方流动着,即便是拥有无限的时间领主们,也无法让自己的时间永远停留在某一个时间段里。成长是不可避免的,夏天总会结束,冬天总会到来,孩子们总会长大,而凡是拥有生命的,总会迎来死亡。

 

Koschei被自己脑海中的声音折磨的太久了。他曾经努力的尝试着去向身边的人解释,但是所有人给予他的回应都是同一种:怜悯的眼神、疏远的人心、越来越多的孤立和愈加过分“作弄”,甚至连他的父母都无法理解这个在他们的眼里变得越加暴躁孤僻的儿子。

Koschei的心,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不再感到快乐、不再感到幸福、不再感到爱的存在。无法言喻的悲伤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充满了Koschei的身边。于是,在一段长久的灵魂静默之后,Koschei选择了投入疯狂的怀抱。

Theta从未放弃过帮助Koschei,在他的心里,这是他仅有的朋友。他们拥有着同样高超的智慧,同样不安分的灵魂。他们之间相处起来毫不费力,而旁人丝毫不懂他们的默契。

但是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Theta越来越不安,他敏感又多情的内心感受到了Koschei对他的冷漠和疏远。Theta并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在他的意识里,他和Koschei随着年岁的增长应该越来越亲密才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被他疏远了呢?这些疑问在Theta的心里越积越多。终于,在一个微风和煦的傍晚,这些积压许久问题,爆发了。

Theta追着Koschei跑过了半个学院,在图书馆的门口堵住了他心心念念的人。一个箭步跨到了Koschei的面前,伸手抢过Koschei抱在怀里的一摞厚重的古籍“Koschei,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和你好好谈谈,请停下几分钟好吗?”

Koschei皱着眉偏过头不去看Theta的表情“走开,我现在很忙,我还有好几篇论文没有写完,没时间和你闲聊。”伸手抢回Theta手里抱着的一摞,用自己手里拿着的书推开面前挡路的人,抬脚欲走。

一次又一次的冷漠回应让Theta越来越难以忍受,他再也不想Koschei就这样和自己擦肩而过了。伸出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臂,用力的拉扯迫使对方转过身面向自己。Theta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到了Koschei,手里抱着的书也散落一地。

开始的讶异过去之后,Koschei愤怒的涨红了脸“Theta你要干什么!放手!别在这里跟我胡闹。”

“我胡闹?Koschei你看着我,我有事情要和你说,你最好听我说完。”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现在没时间搭理你,你最好还是放开我,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你要怎样?你现在对待我比对待一个陌生人还要疏离!我不懂我哪里做错了惹你不高兴了,你现在这样对我真的很过分。你是我唯一的朋友,而你现在也是离我最远的人,甚至连一句尝试的解释都没有,难道对于你而言我连得到一句解释的资格都没有吗?那好吧,随便你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图书馆的门口慢慢的汇聚起了一小群看热闹的学生,每个人都对站在争论中心的二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而正在激烈争吵中的二人陷入自己的情绪之中对周围的环境恍若未觉。

Theta感觉自己的两个心脏都被愤怒堆积的像是要炸开了一样。眼眶发红,嘴唇颤抖,呼吸错乱,胸口快速的起伏着,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留下来。Theta感觉自己下一刻就会被气到重生,和Koschei吵架而气到重生,哦,天啊,这将是他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

看到Theta流泪,Koschei也有些慌乱。一直以来都是Theta带着傻笑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个仿佛每一根头发充满着阳光的男孩,总是能带给身边人一些微小的快乐,悲伤和绝望的情绪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周围。Koschei慌了,Koschei彻底的慌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一群凑热闹的家伙正在指着流泪的Theta嘲笑着,这让Koschei的内心感到了极大的不爽。【Theta在哭,他很难过,流泪的Theta比以往更好看了,真不想让这帮多余的蠢货看见Theta现在的样子】(重点貌似错了吧啊喂!!)

Koschei挣脱开Theta的钳制反手握住了他的手,昂首挺胸、旁若无人的牵着Theta大踏步的离开了图书馆的范围,走向了学院的园林区。Theta木然的跟着Koschei走着,神色复杂的看着二人牵在一起的手,一路上没有再说话。

 

评论
热度 ( 9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