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宣【圣诞】 下

I'll take you through all the world you've never been,

Are you with me ?

———————————————

当时  一双鸳鸯  入深藕

荷香绕水  乐同游

月下花前 本来无酒 对看竟忘忧

———————————————

到达丹麦的时候是十二月中旬,在这边的住处以及一应家居物品都是谢晗按照李熏然的喜好重新挑选的。当然也没有忘记专门辟出一间房给李熏然放他喜欢的那些宝贝故事书。在这里,远离中国的地方,谢晗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轻松,李熏然感受到了可以放空身心的自由。

“冬季雪厚路滑,本来就不适宜出门,可能需要多花上一些时间来熟悉环境,不过熏然你也不用着急,还有不到十天就是平安夜和圣诞节了,那么这段时间为了迎接节日,政府会派出专门的清雪车来清扫道路,各家商店也会比以往更加的热闹。你暂时就先在离家近的地方逛逛吧”

“好,我知道了。不过...谢晗,我这是第一次听到你把一个地方称之为家,这种感觉还真是有趣,我住在你的家里。”

看着李熏然笑吟吟的面庞,那因笑意而更显明亮的双眼就这样毫不掩饰的看向了自己。听着他略带调笑的话语,谢晗感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漏了一拍。自己一直以来所期望的那个结果,现在看来似乎是成功了的。虽然谢晗现在并不明白是什么促使了这个结果的产生,但是这并不会妨碍他选择接受。毕竟对于谢晗来说,结果要远重于过程。

“我把这里称之为家,也仅仅是因为有你在这里而已。如果哪天你突然消失了,那这里对于我而言也就不再拥有什么意义了。所以,我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吗。”

听到谢晗说的话,李熏然并没有开口回应,低下头整理着东西,掩盖了眼底的惊异。他没有想到谢晗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这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情话了。

一直以来李熏然都不确定谢晗对于自己究竟是何种感情,他能够感受到谢晗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偶尔流露出的炽热的眼神,能够感受到谢晗那过分的占有欲的保护欲,虽说谢晗对自己一直存有着一份戒心,但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直在提防着谢晗。只是谢晗时不时所表现出来的温柔又会让李熏然晃神。

这两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在互相的试探着对方,试探的同时又会在不经意间做出关心对方的举动。两人又都会因为对方关心自己的举动而逐渐降低自己心中对于对方的防备,同时表面上又一直都是一团和气的样子。如果他们的生活中有旁观者的存在的话,恐怕那个旁观者此刻已经笑弯了腰。

刚到一个新地方的时候,总是会感觉时间过得很快。想认识的人还没来得及结交,天就要黑了;想去的地方还没有全部走完,一周就要过去了。很快的,时间过得很快的,你看,只消一眨眼的功夫,圣诞节就到了。

平安夜的当天,李熏然一整天都待在家里没有出门,兴高采烈的布置着圣诞树、窗户、门框,甚至趁着谢晗不注意的时候爬到了房顶上,给烟囱缠满了红色和金色的的装饰彩带。谢晗知道了之后哭笑不得的看着李熏然,他不是很明白李熏然为什么对于圣诞装饰如此的热衷。

看着人跳上跳下的布置着房间,谢晗感觉自己的内心涌进了一股暖流。这就是他所渴望着的家的感觉。曾经他一度放弃去得到一个家,那让他开始对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生命冷淡漠然,如今他重新拥有了家的感觉,有一个人愿意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生活,谢晗觉得如今的这副样子就已经足够了。对于李熏然,他并不再奢求更多。

天慢慢的暗了下来,李熏然的布置工作也完美收尾。谢晗和往常一样肩负起了下厨的重要任务, 不多时,一桌完美的圣诞大餐就出现在了李熏然的面前。在家里忙碌的一天比李熏然平时出门闲逛更加耗体力,虽然有人手可以支使,但是布置圣诞装饰这件事李熏然非要自己来,谢晗没办法,也只好由着他去了。所以现在就有了累的瘫在椅子上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的李熏然。

谢晗看着李熏然趴在桌子上满脸疲态不由得暗自好笑。摆好桌子之后做到了李熏然的身边说道:“你如果真的很累的话,我来喂你吃也是可以的。”

一听这话,李熏然直接从桌子上弹了起来“没事,我没那么累,我还能自己吃饭,我不用人喂。”说话间脸已经无意识的红到了耳根。谢晗看着李熏然这副样子,不由得失了神,心里只想着要把面前这人抱进怀里。待到意识清醒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李熏然已经被自己紧紧地扣在了怀里。

一只手臂扣着李熏然的腰,另一只手臂环住了他的前胸,让他的后背完全靠着自己,自己的下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只要一转头,就能亲到李熏然的耳垂。

谢晗轻轻地蹭着李熏然的耳朵,然后开口说道:“熏然,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你。是想要你好的那种喜欢,不是想要毁掉你的那种喜欢。我想靠近你,我想触碰你,我想拥有你。但我现在不会再禁锢你。如果你要离开,我不会阻拦,但是熏然,我希望你不要走,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我不会囚禁你,但是我也不想放开你。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很温暖,很幸福。”

靠在谢晗的怀里,除却刚才突然被谢晗拉进怀里抱住时那一瞬间的混乱之外,李熏然平静的听着谢晗突如其来的告白,心里的感觉很奇妙,说不清楚是惊讶还是恍然大悟,是疑惑还是如释重负。但是李熏然不会否认的是,自己感觉很开心。

李熏然抬起手握住谢晗的手说道:“谢晗,我不会再走,我会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直到最后。”

 

 

“熏然,明天是圣诞节,你还要出门去拜访邻居们吗?”

“是啊,这差不多是节日惯例吧。咱们毕竟到了这个地方,要入乡随俗嘛。”

“好,我会把东西都给你准备好放在客厅,这样明天你出门的时候可以直接拿着就走了。”

“谢晗......”

“嗯?”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吧”

“一起?那...我是谁呢?”

“那我就说,你是我的未婚夫好了。”

“未婚夫吗?既然如此,我知道该送你什么圣诞礼物了。”

“送什么?你要送什么?你想到什么了?”

“熏然~礼物的内容如果提前说出来,就会失去神秘性。那样的话可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现在过十二点了,已经是圣诞节了,快告诉我是什么!你这样吊人胃口很卑鄙你知道吗!”

“熏然,难道我是什么不卑鄙的好人吗?”

“谢!晗!!你!!!”

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小警察炸毛的样子,谢晗感觉心情大好。转身走进了书房,在写字台抽屉的最深处拿出了一个小巧精致戒指盒。

“熏然,既然你说了我是你的未婚夫,那我也要让你言之有据才行。所以,熏然,你愿意和我订婚吗?”

“......”

“......”

“......”

“熏然你怎么流泪了......”

“我当然愿意了,混蛋!”

 

 

 

“谢晗,戒指是不是你早就准备好的?就算我刚才不说,到了明天你也会说的对不对?”

“熏然,乖~ 咱们来睡觉好不好。”

评论
热度 ( 27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