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宣【圣诞】 上

I'll take you through all the world you've never been,

Are you with me ?

———————————————

共你 百年暮昏 到白昼

依山临水 景看旧

而你美胜 山水万筹 尽入一人眸

———————————————

已到了入冬的时节,刺骨的寒风经常吹得人四肢僵硬,步伐迟缓,更有甚者,如果在室外呆的久了又没有带帽子的话,还能感受到自己的大脑被冻在了头骨里面无法正常运转。

北欧的城市总是一向如此的寒冷不是吗?幸好他们没有选择去北回归线以内的俄罗斯城镇,在冬季去那里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大团大团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自天际飘落人间,街道上的雪堆聚着深至脚踝的厚度。人们在行走的时候每一步都会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煞是有趣。

如此寒冷的深冬,人们本来不应该再出门了,窝在暖和的家里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多悠闲啊。似乎人们平时也真就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还是会有一件事情引得所有人纷纷出门。在那一天里仿佛整个城镇都从寒冬的死寂中活跃了起来——圣诞节。

圣子降临日,对于诚心信仰的人而言,是仅次于新年的重大日子。这种崇敬中带着热闹的氛围,在丹麦尤其强烈。那里毕竟是丹麦啊,童话的故乡。当初谢晗让李熏然选择在国外的定居地时,李熏然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地点名称就是丹麦。

直到真正到达之后李熏然才发现,童话的故乡本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童话一样。让人只一眼就能够爱上自己落脚这座城。谢晗这一路上的话都不多,虽然他平时的话也不多。他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李熏然能够同意和自己一起出国,这个结果让他很意外。

他并不是很清楚李熏然现如今的状态,也不清楚李熏然对自己究竟是何种态度。他当时只是想着,如果熏然答应了,那就可以开开心心的走,如果熏然不答应,那就只好把人以绑架的方式带走了。而且谢晗不会承认,在思考这个问题的同时他也想好了最便捷有效又不会伤人的绑架方式。幸运的是,这个方式最后并没有用得上的地方。

 

 

 

彼时他们两个正在书房看书,谢晗拿着一本世界地理趣闻随口问道:“熏然,如果要你和我出国定居的话,你想选择哪个国家?”本以为这个问题不会得到回应,就像之前的许多个问题一样,到最后也只有谢晗一个人在自顾自的说。

“我想去丹麦”李熏然放下了手中的安徒生自传,思考了半分钟之后抬头望向谢晗,给了人一个有模有样的回答。当听到李熏然开口说出了那个国家的名称时,谢晗手上翻书的动作僵住了一瞬,视线未从书页上移开,心中的讶异盖过了惊喜。

合上书页放到一边,谢晗抬起头认真地看向李熏然,神情略带严肃的开口问道:“熏然,你真的想好了吗?”

拿起书签随意的放到书页中间,合上书,丢到身边的书堆中,坐直身子看向谢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那问题你可才问出口不到两分钟吧,还是说嫌那国家有些偏远,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熏然,你知道国家的地理位置这些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我问你的不是这个”

“那你还问什么,你问了我想去哪,我说了我想去的地方,还有什么问题吗?剩下的不就是准备去了吗?之前你问我的那些问题,虽然我没有回答,但是那些你想做的事情,你可没因为我不回答就搁置了。由此来看,你的行动力可是很强的,怎么如今我给了你一个回答,你反而犹豫了起来?嗯?”

“熏然,事到如今,我已经确定了你不会再从我身边跑掉,只是你真的认真考虑过了吗?我所想的离开,意思是永远的离开,”

“我想好了啊,如今在国内,你的处境可以说是举步维艰,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也不喜欢我身边的人在这种处境里生存,而你之所以一直留在国内,我想肯定不会是因为你爱国,反正说出来我是不信。你不喜欢这个环境,我不喜欢你现在的生存处境,既然如此,离开有什么不好的。而且你还让我可以自己选择想去的国家,我甚至还蛮开心的。”

听闻此言,谢晗的双眼毫不掩饰的展现出了喜悦的色彩,他开心的站了起来,绕过书桌走到李熏然的身后,站在靠椅的后面伸出双臂环住了李薰然的肩膀,低下头吻了一下怀中人的额角,轻笑着在李熏然的耳边说:

“熏然,我实在是没有想到,我的提议会得到这样的一种结果,你真的是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惊喜啊。既然如此,我会找人去开始办理相关的文案手续,熏然你只要乖乖等着就好。”

听了谢晗的话,李熏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推开了谢晗的手臂,转过头重又拿起了之前丢到一边的安徒生自传,沿着书签找到之前的部分,继续翻看了起来。

只要没有真的脚踏实地的站在别国的土地上,只怕谢晗对自己一直都不会真正的放下戒心。而只要谢晗没有放下戒心,自己的内心就会一直感到很压抑,同时活动上又会多多少少的受限制。既然如此,干脆答应了他又有何妨。李熏然一边看书一边想着。丹麦啊,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国家,举世闻名的作家安徒生的故乡,神往已久了。

记得小的时候还因为很喜欢看童话故事而被父亲教训过像个小姑娘,但是谁就能规定男孩子就不能喜欢听童话了呢?曾经有一次在别墅里闲逛的无聊,左拐右拐的,李熏然就拐进了谢晗的书房。说是书房,其实按里面藏书的数量来看即便被叫做图书馆也不为过。更让李熏然感到开心的是,在靠近窗边的一个书架上,上下四排、前后两面,排列得整整齐齐的都是童话故事书。

李熏然捧着书有滋有味的看了一下午,直到谢晗回来还是不肯从图书馆里出来。谢晗坐在李熏然的对面颇为无奈又有些好奇的观察着。眼见着自己在李熏然的对面坐了快有半个小时了,李熏然还是没有任何对于自己的反应,谢晗不由得感受到了难得的挫败感。眼见着饭时快过了,而自己面前这人还丝毫没有要放下书本的意思。谢晗认真思索了几番后,还是决定开口叫一下。毕竟这些书放在这里也丢不了,但是自己的熏然本来饭量就小,要是再有几顿不吃,怕是身上的伤口恢复起来会更慢的。

“没想到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铁面无私的警察大人,原来内心里还保有着这么可爱又童真的一面啊,几本小小童话书也能看得如此入神。连我回来了都没有注意到。”

听到谢晗的声音,李熏然放好手边的书,抬头看着人,嘴角勾着一抹略带羞涩的微笑,避开了可爱和童真这个话题开口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没听到开门的声音。”

“回来好几个小时了,饭都给你做好了,又在你面前坐了半个小时。你居然一点都没意识到,不得不说最近你的警惕性降低了好多。”

李熏然抬起手摸了摸鼻子没有继续接话,正当谢晗还想继续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李熏然的肚子适时的发出了饥饿的抗议。谢晗看了看李熏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脸不由得哑然失笑,没有再说之前的话题,伸出了手臂捞起对面脸红的人就向餐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既然你喜欢,我会为你清理出一个房间,专门给你放童话书,怎么样?”

听闻此言,李熏然眼中闪过了一阵欣喜“谢晗,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