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静沐暖阳【3】

Your side always was a bit lonely, 

but I wouldn’t sit anywhere else.

#晗熏#

——————————————

如果身着火焰也能起舞

如果脚踏尸骸也能微笑

浮现于血海之上的地狱

我们将那叫做世界

——————————————

自从和谢晗在街头“偶遇“之后,李熏然回到家里时总是会时不时地开小差,有几次甚至在警局开会的时候也出现了分神的状态,李局长表示对此颇有微词。尝试着和李熏然进行了几次公私都有的交谈之后,依旧没问出真正想听的东西。最终也只好放手不管。

李熏然现在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和谢晗见面的事情,于公于私都不想。那一次见面时谢晗所表现出来的温柔模样让李熏然的思绪再次混乱起来。他已经放弃了尝试去探寻谢晗的真实意图这个想法,因为每一次他都没有真正猜对过。对此李熏然一度感觉到很沮丧。

那一次在街边,谢晗仅仅说了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了,而当时的李熏然依旧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之中以至于没有及时做出任何正常的动作。之后待到李熏然的大脑反应过来时,他也很清楚其实就算他当时把谢晗拦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该和谢晗说些什么。

他不知道谢晗为什么回来,所以他无法提前做出和的准备。同时于私来说他不想警局的人知道谢晗还活着这件事,虽然他知道这在将来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事情发生,但是他此刻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李熏然一直都清晰的记得那一个瞬间,当他听到谢晗的死讯时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第一反应。正是那种感觉让他即刻明了了自己一直以来对谢晗无法下手的原因。谢晗这个人,成功的把自己放进了李熏然的心里,终生无法剔除。

谢晗,一个普通的名字,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但是对于如今的李熏然而言,却有着强烈的震慑人心的力量。所谓的姓名这个东西,说到底终究也只是一个人的形象代号,只有对于内心存有重大意义的人而言,一个名字才会有拥有力量。而对于不相干的人,也只是几个文字的排列组合而已。

在谢晗离开之后,李熏然尝试着去寻找谢晗,但是最终沮丧地发现自己根本无从下手。谢晗此次的归来太过突然,而像李熏然之前所设想的“随着谢晗的归来而突然增多的恶性案件”这种事情也并没有发生。整个潼市安安静静的继续存在着,就好像和往常一样只是多了一个普通的旅人而已。

而谢晗,自从那一次在李熏然的面前露了一次脸之后,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汪洋人海中,如今的一切在李熏然的眼里都以一种近乎诡异的安静祥和继续维持下去,甚至祥和到了让李熏然开始怀疑自己那一天的经历究竟是否只是一场梦,一场只因自己太过思念谢晗而招致的梦境。

 

在潼市近郊的一栋别墅里,谢晗背靠在窗前,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悠闲的看着家具公司的人进进出出。郊区的别墅总是有很多建造完成之后就被主人弃之不用,而这些空房子一旦闲置到了一段时间,警察就不会在多过问这些房子的去向了。如今看来谢晗想在潼市找一个落脚的地方这件事实在是太简单了。

看着布置一新的房子,谢晗第一次想到了李熏然可能会喜欢什么样子。第一次被他人的喜好左右了自己的选择,谢晗感觉到了一种带着兴奋的新奇感,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并且很好奇如果自己接受这种情况的发生,那么到最后李熏然究竟能改变自己到何种地步。

谢晗的高傲使得他不允许自己的意志和决定被别人所控制哪怕只有一丁点,同时他对李熏然的喜欢又使他乐于接受自己的思想被李熏然的喜好所影响这个事实。谢晗放任了这种改变的存在,并且希望这个有能力改变自己的人能够尽快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谢晗知道现在的李熏然并不会主动来找自己,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尴尬,而熏然又是一个思维缜密,行事风格小心谨慎的人,脑子里会去想很多事情但不会因为一时冲动就去做什么。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谢晗很自信的认为如今的自己无法被别人找到。所以如果还想和熏然见面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主动去找他。谢晗很满意这个最好且唯一方法,并且很快便将其付诸于行动。

因为谢晗的突然出现,李熏然最近感觉思绪纷杂、加之这又是一件无法对其他人说出的事情,所以解释和掩饰又占据了李熏然大部分的精力,使得李熏然身心俱疲。疲惫不堪李熏然最终选择独自一人驾车去到海边散散心。

海边的温度总是会比城市内陆的温度普遍低一些。李熏然靠着车门坐在沙滩上,看着海水一遍一遍的冲刷着海岸边的鹅卵石,感受着身边不停歇的吹动着的海风,李熏然努力的让自己大脑处于放空状态,他真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仅仅几天时间里,李熏然一直承受着理智和情感上的双重攻击。如今的谢晗无疑是李熏然内心深处的一个魔咒,他让李熏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背叛了自己曾经坚定不移的信仰。单从这一方面来看的话,是谢晗赢了。谢晗成功的搅乱了李熏然的大脑,成功的完成了对于李熏然的改造,而这一切,这两个当事人都浑然不觉。

李熏然靠着车门闭上了眼睛,放空自己的思绪,倾听着海浪的声音,风吹动的声音,沙滩上其他游览者的声音,李熏然渐渐地进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他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过的时候了,此刻的李熏然感受到了一种细微的、简单的满足感。之前这短短的几天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正当李熏然就快要真正睡着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一个人正在向自己走过来。在李熏然面前经过的人不少,但是这一个,李熏然听出了明显的不同。脚步很悠闲,不紧不慢的朝着自己的方向,即便是在沙滩上行走,也胜似闲庭信步一般。最终脚步声在自己的面前停下了。

李熏然感觉到这个人是面向着自己的,因为脚步声里并没有人转身的声音,同时也能够察觉得到面前多出了一片阴影,刚好挡住了照向自己的阳光。李熏然暗自神经紧绷了起来,只是面上依旧一派平淡,也没有睁开眼睛。直到听见了一阵轻笑从面前的人那里传来。

在听到笑声的一瞬间,李熏然感受到了一阵自灵魂深处传达而来的战栗感,他希望这笑声是真实存在的,同时又希望这笑声只是自己幻听了。

 

谢晗看着李熏然握紧了拳头还不自知的样子,感到有些好笑,于是便笑出了声音,只是这边笑声堪堪停住,那边李熏然便睁开了眼睛。

谢晗看着李熏然那欲言又止的目光,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俯下身,蹲在李熏然的面前。二人对视了一会之后,或许是感觉蹲着有些累,谢晗干脆也坐在了沙滩上,双眼还是对着李熏然的方向,一秒钟都不想错开的样子。

李熏然眼眶微红,神色复杂;谢晗满目探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青年,目光中带着几分尝试性的真情。谢晗感觉自己已经在尽力的表达自己内心对熏然的感情了,可惜似乎并没有什么效用,李熏然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谢晗看着李熏然仿佛是陷入了深度的自我交战中无法自拔,于是伸出了一只手,抚上了李薰然的脖颈。在唤回了李薰然的注意力之后,谢晗开口说道:“熏然,我是为你回来的,现在我来找你了,我想带你去到我的地方,你……准备好和我一起离开了吗?”

 

“谢晗,我一直在等你。”

 

 

 

——————————————

我爱你,樱桃颤抖;

我爱你,鸽子生锈;

必须给你新的孤独,

以便你的绝望和我的绝望同步;

你有三千人的美,

我有一个人的罪;

我爱你腹部的十万亩玫瑰,

也爱你舌尖上那一朵蔷薇。

 

评论 ( 6 )
热度 ( 30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