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他来了,请闭眼】【晗熏】虐梗二十五题

#这二十五题来自贴吧,其实二十五题里不是每个都合适,所以会有的写的多一些,有的只会寥寥几笔带过。期间间或添加私设以及少量OOC存在,有不喜欢的,在这里先道个歉。文笔还在继续磨炼中#

   1、你还是选择相信他

锁链、牢笼、皮鞭、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曲调、眼前不断闪现的十字架项链,重复循环的噩梦一次又一次的把李熏然惊醒,梦中的场景一点一点的从模糊变得清晰,给他留下的感觉真实的吓人。

简单平复了一下思绪,带着疑惑摇醒了身边的人,再一次的讲述自己的梦境,同时诉说着那恐怖的真实感。

“谢晗,那些场景真实的就好像是我亲身经历过一样,而且在梦里,囚禁我的人仿佛就是你”

“熏然,是不是我最近管你的事情管得太多了,结果才会导致你梦到这么奇怪的场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反倒是我的错了。安心睡觉吧,我不会再对你做出那种事情了”

被人抱在怀里柔声抚慰,熟悉的声音和温暖的怀抱使得李熏然忽略了对方垂下的双眸中那一闪而过的阴翳。

“真奇怪,谢晗为什么要说‘再’,明明就没发生过不是吗”席卷而来的困意打消了李熏然内心最后一点疑惑,带着他再次沉入梦境。

“嘛...信他就是了,他不会骗我的”

   2、用尽全力想留住你,最终却无法与你并肩

一切的机关算尽,最后还是输给了薄靳言。站在码头的角落里看着警察和医护人员带走李熏然的时候,谢晗不知道自己的内心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

其实,从遇到了李熏然的那一刻起,自己最初预想的目的就已经悄然改变了。不再想去和薄靳言一较高下,只想每天都能看到这个小警察。

谢晗从未与人类有过正常的平等姿态的对视和相处,所以他并不知道该如何温柔的留住一个人。谢晗只会强制囚禁和催眠洗脑。但是很遗憾,这些方法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于是最终谢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熏然的离开而无可奈何。

“熏然,我今生注定无法和常人一样与你并肩同行,对吗”

   3、吹散在风中的泪不会被发现

看着结案报告上写着【主犯谢晗已确认死亡】时,身边人无一不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李熏然看看周遭的气氛,强颜欢笑的应付了几下,随后丢下报告转身仓促的离开。

一路上自顾低头快步的走着,也没有注意周围环境的变化,待到意识回来了之后,李熏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海边。于是躺倒在沙滩上闭着眼睛想放空自己的思绪,但是报告上那刺目的【已死亡】总是不停的跳出来扰乱他的大脑。

心里闷闷的疼痛在提醒着李熏然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染湿了一小块沙滩。李熏然任由泪水被风吹干,没有去抬手擦拭。

我想...我可以允许自己软弱这一次,只一次。然后这所有的一切,我对他萌生的爱,那隐秘而畸形的爱恋,我的脆弱,我的弱点,我的软肋,就像现在正在流淌的眼泪一样,被风吹干,消散在空气中,不再存在。也不会有其他人发现我的秘密。

   4、一遍一遍喊着你的名字,直到喉咙沙哑无法发声

李熏然躺倒在沙滩上,轻声的念叨着谢晗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不肯停歇,直到喉咙已经沙哑,直到泪水被风吹干,还是兀自固执的动着嘴,就像入了魔一样,仿佛只要一直念下去,那人就能回到自己身边。

   5、想去拥抱谁,手指却穿过空气

谢晗站在沙滩上,看着一旁躺倒的李熏然,眼中闪过一丝疼惜。俯下身坐在李熏然的身边,看着那人眼角流出的泪水,伸出手想去擦拭掉,手指却穿过了身体扑了个空。谢晗满心的疑惑,再次伸出手臂尝试着抱住李熏然,却依旧只是穿过了空气,停留在了半空中。

看着你伤心哭泣的样子我很心疼,想给你一个拥抱来安慰,告诉你我现在很好,但我伸出了手却只能拥抱空气。熏然对不起,我再也触碰不到你了。

   6、我一直在,只是你从未发现

谢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以一种魂体的状态停留在李熏然的身边,或许是因为自己死之前脑海中最后留恋的人就是李熏然吧。轮回转世什么的,来的晚一些也没关系,如果我能一直存在到熏然死后,那就更好了。

谢晗发现现在的自己无法触碰,无法交流,并且活动范围也是以李熏然为中心。如果放在平时,这或许是一个会使人很懊丧的现状,但是谢晗却感觉很开心。因为自己可以心安理得的待在熏然的身边而不被其他人敌视和防范。

熏然,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没有离开过,只是你意识不到而已,不要悲伤,死亡并不是我生命的结束。

   7、无限循环的梦境和模糊的记忆

在美国恢复治疗的最初阶段,李熏然总是会被一些光怪陆离的梦境所侵扰。在那些梦境里毫无例外的的都会出现一张相同的面容,和一个在自己眼前几次闪过的十字架形状的吊坠。每当那个人的面容出现的时候,李熏然的内心总有一处柔软的地方发出阵阵刺痛。

李熏然努力的回想,最终在自己眼前清晰的也只有那个吊坠而已。那个人的面容始终是一片模糊。

被循环的梦境不断地搅扰着,记忆却始终是模糊不清的状态,不肯向他展示最后的真实。李熏然带着疑惑度过了最初的阶段。随后便放弃了对于记忆深处的探寻。

“既然始终想不起来,那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吧”李熏然这样自我安慰道。

   8、把你的尸体和我的血肉用红线缝合,我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吧

寂静的囚室里,一盏倾撒着柔和光芒的吊灯在头顶轻轻地摇晃。房间的中央放置着一架手术台,台上躺着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坚毅的面庞,棱角分明的五官,修长的四肢,无一不在彰显着这个人的完美。只是此刻,这个完美的人却毫无生机的躺在这张手术台上。

谢晗站在手术台前,目光温柔的抚摸着面前人的身体,带着诸多的留恋和不舍,随后转身躺在了另一架手术台上。

“BOSS,你自身的各项器官脏器均运作良好,如果要强制替换,因为你们二人的血型不同,所以到时候一定会有不可忽视的排异反应出现,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不用再废话了,我说做你就做。无论结果如何我自己承担。”

【熏然,当我的身体跳动着你的心脏时,当我的呼吸经由你的肺部时,当我的行动使用着你的手臂时,当我使你在我的身体上重生时。熏然,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9、谁都没有错,只是因为心中的思想相悖

沉默的对视,固执的坚守着自己的目的,双方谁都不肯让步。

熏然,我只想要得到你而已,至于得到你的方法和我将会付出的代价,我其实都不在乎的。

谢晗,从一开始你的行为和你的出发点就是错误的,我是一名人民警察,我是决不可能成为你的所有物的,你停止妄想吧!

 

评论
热度 ( 27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