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游子人间

Even if I have seen so many people in the world, there is no one can compare with you

#晗熏#

数量庞大的记忆碎片接连不断的涌进李熏然的脑海里,仿佛是冲破了一道不可见的屏障一样。伴随着记忆的回归,剧烈的头痛使得李熏然无奈的抱着头痛苦不堪的靠在床边。谢晗坐在一旁给李熏然连着打了两针吗啡都不见效,情绪也有些暴躁起来,想着干脆直接一针安眠药下去,让李熏然索性睡死过去,至少能麻痹了痛感神经,好歹能让李熏然缓和一段时间。

注射安眠药的想法一经提出,不出意料的就遭到了李熏然强烈的拒绝和讽刺“你要么干脆一点直接注射最大剂量送我上西天得了。我怎么就能确定你不是因为对我失去兴趣了,所以要以此为借口把我处理掉。如果你一定要给我注射安眠药的话,就算你把我捆在床上,我也有方法可以自杀,并且你无法阻止”

听了这话的谢晗满眼心疼的看着李熏然痛苦的模样,伸出手臂不顾对方的挣扎硬是把人抱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手掌缓慢轻柔的按压着李熏然的额角“如果你不肯接受注射药物来止痛的话,那就算了。不过,我也只准许你任性这么一次。熏然你记住,你痛苦的样子,我不喜欢看到。”

李熏然脱力般的靠在谢晗的怀里,头痛经过谢晗的按摩之后减缓了一些。李熏然闭着眼睛开始回溯自己的记忆,就像再经历一次一样,一点一点的在头脑中把自己和谢晗之间的过去再去走一遍。谢晗抱着李熏然也不说话,只是在李熏然的耳边轻轻的哼着一支童谣。渐渐的,李熏然在童谣声中睡了过去。【睡着了,就能好受一些了】谢晗一边想着,一边把李熏然放回到床上。

【当初的那场催眠对于熏然大脑的意识层的改动过于强烈,所以如果想要完整的恢复熏然的记忆的话,也只能一步一步的来。现在的记忆看起来还只是恢复了一半左右的样子,但是熏然的大脑已经快要超负荷了。最近一个月还是不要再继续下去了,给熏然一些缓冲和接受的时间吧。要不然还真担心熏然哪一天就会被疼死】谢晗一边调配着能够压抑神经痛感的药物一边思考到【就算熏然说他不要再注射药物了,但是添加一些在他的饮食里面总不会被尝出来吧,毕竟也只是压抑痛感,并不会妨碍到记忆的恢复。对熏然的身体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熏然现在对我的警惕性减少了很多,看来已经是小有成效了。】

临到晚饭的时间,谢晗直接推着餐车去了李熏然的房间。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清晰的走动和绊倒东西的声音。谢晗疑惑的推开门,看到了李熏然在走向书架的同时手腕上的锁链带倒了立在一旁的椅子,在拿到书本之后走到书桌前准备坐下,然后弯腰扶起椅子的时候,手腕上的锁链又带掉了书桌边缘的一个笔架。

谢晗站在门口看着这让人无奈的一幕,轻笑着摇了摇头。把餐车推进房间后仔细的放置在了一个不会被锁链缠住绊倒的地方,随后走到了坐在书桌前的李熏然身后。把双手放在了李熏然的肩膀上,让人的身体后仰靠在自己的怀里,顺势环抱住李熏然。谢晗低头轻吻李熏然的额角然后开口说道:“熏然,怎么只卧床了一段时间,整个人都变笨那么多,连四肢都不协调了,走一路带一路,东西掉得满地都是。”

李熏然靠在谢晗的怀里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谢晗的吻,眼睛都懒得睁开的回答道:“什么叫我变笨了好多?明明是你给我加的这条链子太碍事,要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我就不信还是现在这样。只要没有这条链子,我能保证我什么东西都不会碰掉。”

谢晗听了这几句话之后,眼神里的温柔渐渐的消退,变得捉摸不定起来。放开了怀里的李熏然,谢晗退后了几步,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人。谢晗一时间无法确定说出了刚才那一番话的李熏然,究竟是因为已经减少了对自己的敌意所以言语上才会像以前和自己相处时一样口无遮拦,还是因为要为逃跑做谋划才状似无意的表达出了想要拆除锁链的意愿。

谢晗沉默的盯着李熏然没有回话,他感觉自己方才放开李熏然后退的时候,仿佛看到了李熏然的身体僵了一下,于是谢晗越发的认定是李熏然为了逃跑而做的谋划。正当谢晗思考该如何应对的时候,李熏然转过了头。李熏然用充满了歉意的眼神看向谢晗,然后开口问道:“是我说的什么话让你不开心了吗?突然就松开了我,还一言不发的后退,站的离我那么远。房间里的温度可是要比你的怀抱冷多了,刚刚你放开我的时候太突然了我都没有反应过来。”

谢晗盯着李熏然的眼睛,沉默的听着李熏然说完这番话。随后就温柔的笑了起来,再次走上前去把李熏然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轻抚着李熏然的后背对他说道:“没什么的熏然,不必担心。你永远都不会说出让我不开心的话来的,只是我刚才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好了,不要在想这些了,来,咱们该吃饭了。”

谢晗说着拉起李熏然的手走向床边,走了几步发现李熏然坐在椅子上没动,只是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他,不由得哑然失笑“怎么?不想吃饭了?还是想让我来喂你?就算你躺在床上,我也一样可以来喂你啊,怎么还坐在椅子上不动呢?”

李熏然用委屈又无奈的语气开口说道:“我这一走起来,不知道又会带掉多少东西,到时候你又会笑话我是个四肢不协调的笨蛋了。明明全都怪你,还来笑话我。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谢晗眼神一凛,表情依旧温柔的问道:“那熏然你来说一说,你记忆中的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你以前会带着我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你所做的每一件事也都会让我看到,凡是你所经历的你也都会让我陪着你一起。你根本就不会把我丢在一边,更别说是像现在这样锁在一边了,连个房间都出不去。”

谢晗松开了李熏然的手,敛起了笑容说道:“熏然,如果我放开了你,你想去哪里。你是想要离开这里离开我然后回到你那些所谓的亲人朋友身边去对吗?熏然,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不能答应你。”

谢晗的声音中带上了当他在面对材料们的时候那一贯冷漠残酷的气息。李熏然听了之后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都结了冰,那一种近乎彻骨的心寒开始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蔓延开来。

李熏然失望的开口回答道:“我本来哪里也不想去的,我只是想自由的留在你身边,而不是以一种被你禁锢然后强制留下的姿态。我回想起了很多我们曾一起经历的过去,我只是有些怀念那个时候罢了。现在看来,即便我恢复了全部的记忆,对于我目前的现状也不会起到丝毫改变的作用,你对我的不信任依旧深刻的存在于你的意识里。既然如此的话,我倒是宁愿什么都不要想起来。”

谢晗听了李熏然的话,内心的掠过了一丝惊喜,随后在开口同时语气里又带上了一丝歉意“熏然,我很抱歉,我只是太过担心你会离开我了。我已经失去了你一次,我不想,我也不能再失去你第二次了。”

李熏然闻言,抬起手晃了晃,镣铐的锁链随着李熏然的晃动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响“谢晗,既然咱们两个前后把话都说开了,那我手上的这条破链子,是不是可以拆下来了?还是说,你依旧要拴着我,就像拴着一条宠物狗一样?”

谢晗笑着走上前去,一只手抱着李熏然的肩膀,一只手抚着李熏然的后颈,低头吻住了人愠怒的双唇,舌尖轻轻的描摹着对方的唇线,旋即灵巧的撬开了牙关向内部探去。追逐挑逗着李熏然的唇舌,细细品味着怀中人的味道,良久之后,方才恋恋不舍的停止放开。

看着怀中的李熏然眼睛湿润、面色潮红的可爱样子,谢晗忍不住在人耳尖附上了一个轻吻,随后说道:“熏然,你都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你手腕上的锁链,的确可以拆下来了,我不会再拿任何东西来禁锢你的自由了。”谢晗温柔的抚摩着李熏然手腕上的镣铐轻声说道:“只不过,在我拆下了这个圆环的时候,我想给你戴上另一个圆环”

李熏然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带着警惕和疑惑开口问道:“你还想给我戴上什么?”

谢晗把李熏然从座椅上拉起来,自己后退了一步,从口袋里拿出了之前拿给李熏然看的那个戒指盒。谢晗选择了站在李熏然的面前,打开了戒指盒,拿出了那枚精心收藏保管的婚戒。随后谢晗看向了李熏然,十分认真的开口说道:

“熏然,我曾说过,我谢晗,这辈子唯一的一次问你,你是否愿意。然而我现在发现,在这一生里无论我问你多少次,我都不会感觉到厌烦,并且会一直抱有着希望。熏然,我曾有过很多习惯和规矩,没有人能够超出我的规则之外,但是你,熏然,你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个唯一的例外,从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真正的爱开始。所以,熏然,我允许你在我的余生任意妄为。”

“李熏然先生,我谢晗,再一次向你郑重的求婚,请问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话说的比第一次还浪漫,只是这个场景还真是不太适合求婚,怎么,谢晗?难道你也会心急吗?”

“不过……我的回答还是和当初一样”

“我愿意!”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