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远望当归【续接-手工爱人】

Love all memories, I just because you fall.

#晗熏#

“熏然,闭上眼睛去仔细地聆听吧,这是我精心为你谱写的曲子。它的名字叫做《雕刻》,我想,你会喜欢它的。因为它,就是你,就是未来的你。”

“熏然,我可以解开你身上的镣铐,我可以让你保持自由,但是你的自由范围只能是在这栋别墅内部。熏然,答应我,你可不许跑掉噢。如果你未经我的允许就离开了我的身边,我可是会很生气的。”

“熏然,祝你生日快乐!你来看,我用那些废材的骨头为你雕刻出的房子,是一栋别墅的模型。你和我描述过你对你未来住处的设想,我按照你的描述,组建出了这个模型,作为你的生日礼物,你喜欢吗?”

“看来你的小美人并不在乎你的安危,她现在只在乎她的薄靳言。不过没关系,还有我在乎你。怎么了?你现在看起来很忧伤。内心绝望了吗?看着自己默默爱了十多年的女孩毅然决然的投入了别人的怀抱,感觉一定很糟糕吧。”

“熏然,咱们到卢瓦尔河谷了。别睡了,乖,你起来看看,这里的景色丝毫不输于巴黎。我选择的地方,一定是最好的。如果你想的话,我还可以带你去卢瓦尔河岸边走一走,这里的一切都保留着最古典的原貌。我想,我们可以在这里结婚。”

“李熏然,我,谢晗,今生唯一一次认真的问你,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混乱的记忆碎片不停地在李熏然的面前闪现,组成一个又一个奇异又瑰丽的梦境。李熏然在这些梦境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谢晗、看到了一些仿佛很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场景。李熏然的头很痛,痛得像要炸开了一样。疼痛伴随着他闪回的记忆不停的循环。

“睁开眼睛,告诉我,你是谁?”

李熏然如同惊醒一般睁开了双眼,耳边犹自回荡着那句在记忆里烙印最深的话语。【我是谁?我又要告诉谁?那些真的是我经历过的事情吗?谢晗……卢瓦尔河岸……法国南部明媚的阳光……那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我真的去到过那里。可是怎么可能……我和谢晗之间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对话发生?谢晗又怎么可能会那样温柔的对待一个人。】

谢晗坐在床边,若有所思的观察着李熏然醒来的样子,谢哈几乎可以确定李熏然的记忆已经回来了大半。看着李熏然在醒来之后就立刻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和纠结之中,谢晗伸出手,温柔的抚过李熏然的眉间“熏然,在想什么呢?说出来,说不定会有我能够帮忙的地方”

在谢晗的手碰到自己的时候,李熏然本能的想躲开,但是剧烈的头痛明显的延缓了李熏然的动作。谢晗看着只是侧一下头就没有了其他动作的李熏然,眼中流露出了兴奋的色彩【我的熏然,终于要回来了】

谢晗站起身,背着手,在房间里围绕着李熏然躺着的那张床不住地来回踱步。李熏然自躲了谢晗一下之后就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任谢晗再和他说些什么都没有回应。谢晗略带紧张的看着李熏然,一时间竟手足无措起来。

沉默了良久,李熏然最终选择抬起了头。谢晗看到李熏然有了动作,眼里闪过了一丝希望的光芒。李熏然强迫自己盯着谢晗的眼睛,在谢晗那过于炙热的目光的注视下,李熏然强自镇定的开了口。

“谢晗,你又打乱了我的记忆对吗?你在我的记忆里添加了许多不属于我的回忆场景,那些地点和那些对话是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我和你之间的。你这样做,我很好奇你究竟是想要它达到什么效果”

“我的熏然,你凭什么就认为那些是假的呢?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想起了我们在还一起时的那些过去。熏然,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些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就像我对你的爱一样。”

谢晗的话语之中带了点委屈的小情绪,李熏然怀疑的看着谢晗的表情,并且对谢晗刚刚的一番表白表达出了明显的不屑并发出了毫不掩饰的嗤笑。李熏然的这些反应都是在谢晗意料之中的,谢晗对此也有过后悔。谢晗曾经多次的思考过,如果当初自己非要把李熏然留在身边,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如果当时把熏然留下了,虽然之后在面对薄靳言紧密的攻势之时,很可能就会有措手不及的情况发生,毕竟薄靳言是知道了熏然对于自己的重要性。熏然是自己目前唯一的软肋啊,而熏然的软肋又不只自己一个。留下了熏然,就等于留下了有太多太多可以被操控可以被威胁的地方。这并不是谢晗喜欢的样子。

但是即便如此,只要有熏然在身边,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熏然就像是照射进了自己那黑暗人生中的一点光明。和他在一起,自己才真正体会到了“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这么多年过去了,李熏然是谢晗在他单薄的生命中唯一一个希望能够留在身边并且是活着留下来的人。

谢晗把他自己几乎是全部的占有欲和保护欲都投注到了李熏然一个人的身上,对此,李熏然曾经笑言道:“谢晗不是我说你,就你现在这幅样子,我估计就算哪天我突然死了,你也会想尽办法把我复活”

对于说出这番类似抱怨又类似撒娇的话的人,谢晗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紧了躺在自己怀里的李熏然,眼睛也不睁的回答道:“首先,我根本就不会让意外发生,其次,就算意外真的发生了,你说得对,我的确会想尽办法的去复活你,无论我将要付出什么代价。最后,如果我成功了,那自然很好。如果我没有成功,那我就会去找你,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我都会去。熏然,你是属于我的,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

回想一下自己和熏然之前相处的样子,再看看现在熏然对自己丝毫不肯减少的冰冷的敌意和毫不掩饰的鄙视与嘲讽。谢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的谢晗越发的确定,当初就不该把熏然送回去。

“熏然,我觉得你该回家一次,你现在几乎算得上是失踪人口,你的家人和朋友一定会很担心你,他们同样也会很想念你。熏然,你不想念你的家人吗?”

“谢晗,你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跟我你就不用拐弯抹角的了。说真的,我从来都不认为你会是那种关心我的家人的人,在你的内心里唯一肯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关心的也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熏然,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感觉你可能会想家。毕竟从最开始就是我把你强制留在这里。之后又带你走上了那么遥远的土地。”

“没有别的意思?谢晗,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不是感觉我会拖你的后腿吗?你和薄靳言之间的那些小把戏我都看在眼里。如果你觉得我会妨碍到你,我希望你能直接和我说。谢晗,我不想你用谎言打发我”

“熏然,我只是担心你会被利用。这是我和Allen之间的战争,我真的不希望你也被牵扯进来。所以我想,你回去吧。回到你的家人的身边,回到薄靳言的目光下,这样也能减少薄靳言的警惕心。”

“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你。或许我如今的选择和我的警察身份截然相反,可是我就是不想离开,相处了这么久,你也应该知道我的固执和倔强。你想让我离开,这就等同于你要摘下我无名指上的这枚戒指一样的意义。谢晗!你不许赶我走!”

“熏然,我很爱你,可是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抉择,现在的你,真是让我无奈啊。我不希望你再受到任何伤害,可是现在给你最大伤害的,可能就是我了”

“谢晗,你究竟要做什么?”

“我要对你进行一次催眠,把你和我在一起之后的这段时光都封存在你的潜意识深处,让你的意识只记得我最初囚禁你的那一段时间。这样的话,当你回去的时候,就算薄靳言再对你用什么方法探听套话,他在你这里都得不到什么关于你我之间的信息。只有这样,才不会给你回去之后的生活带来任何的麻烦。毕竟,我本来,就不是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你的生命中的人”

“谢晗,你够了!封存我的记忆,我决不答应!你要让我回到最初对你厌恶和鄙视的时候吗?那绝不可能!谢晗!我说了我不答应!”

谢晗看着现在对自己一脸不屑的李熏然,再回想之前愤怒的说着不答应的李熏然,谢晗感觉自己就是作的紧死得快。于是谢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让熏然记起之前发生过的一切。对待自己的态度前后落差如此之大,谢晗表示自己的内心真的很受伤。

谢晗走近李熏然的床铺,认真的注视着李熏然的眼睛,伸出手抬起李熏然的下巴,拇指状似无意的轻抚着李熏然的嘴唇“我的熏然,你不必心急,很快,我就能向你证明,你头脑中的那些场景都是你和我一起经历过的。亲爱的,在那之前请原谅我还要继续禁锢你的自由。毕竟在你的大脑完全恢复正常之前,我可是丝毫不能保证你不会想着逃跑的事,就像你当初来到这里时一样”

当谢晗的手指触碰到自己的嘴唇时,李熏然有一种想要一口咬下去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在喉结处有一个硌人的东西,李熏然还是扭头躲开了谢晗的手。只是垂下眼睛简单了扫了一下,李熏然就发现了谢晗戴在手上的一枚精致的戒指,一枚让李熏然感觉很眼熟的戒指。看谢晗戴的地方,那还是一枚婚戒。什么样的人会愿意嫁给谢晗呢?

正在李熏然看着谢晗的戒指回想曾经在哪里见过时,一个色调明亮欢快的记忆片段突然就闯进了李熏然的脑海。

“熏然,这栋别墅是我按照你的喜好找人建造出来的,你觉得用它做我们的婚房如何?你喜欢这里吗?”

“谢晗,其实你也不用问我,你是最了解我的人,只要是你选择的地方、你设计的模式,我都喜欢”

李熏然被自己的回忆惊呆了,这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谢晗看着李熏然的目光集中在自己的戒指上,沉默的微笑了。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谢晗最终还是决定开口“熏然,这对婚戒的款式,当初还是你亲自挑选的。你现在看着它有没有感觉到很喜欢又很熟悉?”

谢晗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放在了李熏然的手上,面对着李熏然笑的前所未有的温柔“如果你真的忘记了也没有关系,我也可以求第二次婚,毕竟是你,值得让我破例。但是熏然,我同样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丝能够让你重新回忆起过去的机会。所以,我希望,熏然你能够乖乖的配合我才好。”

李熏然看着谢晗温柔的笑容,鬼使神差般的点了一下头,接过了谢晗递给自己的盒子。低头拆开包装纸后,一个精巧的戒盒出现在了李熏然的面前。李熏然打开了戒盒,和谢晗手指上配套着的另一枚戒指不出意料的展现在了李熏然的面前。

李熏然拿起了自己面前的这枚戒指认真的端详着,样式简洁大气,精致又不繁复,的确会是自己喜欢的款式,难道谢晗说的是真的?李熏然拿起了戒指,试探性的戴到了自己的手指上。当李熏然发现这枚戒指和自己的手指严丝合缝的契合时,李熏然不得不在心底承认,或许谢晗说的是真的,或许那些记忆片段也是真的。李熏然在内心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谢晗……”

 

评论 ( 4 )
热度 ( 32 )
  1. 备份后花园祈陌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