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新冢旧骨(续-3)

I am a genius, I can get everything if I want.

 

    #晗熏#

——————————————

用心脏代替时钟的律动

日出是什么角度  我不懂

安逸的牢笼  浪漫的疼痛

让你最后成就最完美的光荣

——————————————

墙上的挂钟按部就班一分一秒的走着,钟摆有规律的左右摇晃。谢晗看着钟表上的时间,抬手播出了一个电话“是时候了”。电话挂断的同时,在潼市一栋普通的居民楼里传出了一声爆炸的巨响,随即在三楼位置出现了熊熊火焰和滚滚浓烟。谢晗走出房间,看着街上慌乱的人群从他的身边匆匆走过,又看着这场几乎毁掉了整层楼的爆炸,脸上逐渐流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这是谢晗所策划出的第四起自杀性质的爆炸案,想来是有足够的分量能够引起警方的注意和探查了。谢晗把自己简单的伪装了一下,走向了爆炸现场附近。果不其然,和他预料的一样,这次爆炸发生后仅一个小时的时间,警方就全力出动把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来他们是终于发现了蹊跷之处啊,这些警察还不算太笨。不过如果没有薄靳言的帮忙,警察们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就确定怀疑的方向。薄靳言,似乎在我制造的所有案件里,最终出彩的人也只有他一个。真是令人失望啊。”

谢晗看着在爆炸现场里一个个都只会围着薄靳言团团转的警察,表现出了非常明显的不屑“好像他们自己没有长大脑一样,怎么薄靳言一在,他们就都不会思考了吗?”

“简瑶,你怎么也来了?这种场面实在是不太适合女孩子看。”

“没事的,熏然。我是和薄教授一起来的。我作为他的助理,这些现场的第一手情况资料我都是要了解的,这样才好在工作上帮得到他嘛”

“李警官,我的助理的心理状况,就不劳烦你操心了。我让她随我一起来自然是有我的用意。或者说,李警官在心理学上的造诣,要比我高?”

正当谢晗在思考着什么的时候,他的耳边不经意的飘进这了几句话。谢晗的第一个念头是【薄靳言还是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性格】,第二个念头就是【原来熏然也在这里】。谢晗的内心深处明显的感受到了一丝喜悦,就像他当初知晓了薄靳言有第二个人格的时候。和当初那种一模一样的喜悦席卷了谢晗的内心,他开心的拍了一下手,随后转身离开了。

“李警官,熏然姓李。李熏然,这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我很喜欢。既然这一次爆炸彻底已经引起了警方高度的重视,那么接下来,该开始收网了,毕竟之前我就说过,我可不希望我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警察局或者什么类似的地方,我一向讨厌那些地方。”

第五起爆炸案没过多久就发生了,设定的地点是在一间工厂的厂房里,这一次谢晗选择的人是李熏然认识的人,并且他提前就想办法给薄靳言和她身边的那个女助理留了信息。他猜测以薄靳言的性格,一定会在爆炸还未开始的时候就把所有他能想到的可能性都告诉警方。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李熏然也一定会提前得到消息。所以,李熏然一定会在爆炸发生之前就到达预测的地点。

以自己这一段时间对他的观察所得出的结论来看,李熏然的性格胆大又心细、勇敢而坚韧,并且他始终保留着对生命的热爱。既然如此,李熏然一定不会放弃【在爆炸之前把人劝回来】这个想法。既然他不会放弃这个想法,那么他就一定会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所以,只要他提前到达了,他就一定会试图跑进工厂去尝试安抚这次准备自爆的人。

警方在提前得到薄靳言的消息的时候,由于薄靳言的身份原因,警方就不会再浪费时间去考虑这个消息的正确与否,而是会在第一时间对薄靳言所指的地点做出警戒防卫动作。因为得到这个地点有爆炸嫌疑的消息,所以警方一定会优先疏散群众。而李熏然又是一个能跑不走的急性子,所以他一定等不急疏散群众的这段时间。那么,一旦等不急的话,他就一定会在疏散群众的同时就跑到工厂里面去。而在这个时候,同时还带有工厂马上就会爆炸的嫌疑,其他人是来不及跟着他一起进去的。所以到最后,在李熏然跑进工厂的这段时间里,直到工厂爆炸为止,整座厂房里就只有李熏然和那个准备自爆的人。而这段时间,就是谢晗一直在等待的机会,也是谢晗自认为的他所创造出来的最完美的见面。

接下来,只要这一切都按照自己预期的进行就可以了。谢晗带着心满意足的自信关上了车门,向预设好的爆炸地点开去。

谢晗把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下车后看着正在疏散的人群,大致估计了一下现场的情况。随后就逆着人流向那间厂房的侧门走去。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这个时候的李熏然已经冲进了厂房里。

谢晗回手关上了门,整间厂房一片寂静谢晗缓慢的走着,顺着自己的回忆走向自己设计好的地点。不出意料的,在还没有走到地方的时候,谢晗就听到了李熏然的声音。李熏然在劝阻那个人,他在努力的尝试要那个人放下手里的打火机。【不过很可惜,他并不会成功。】谢晗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那人最终还是把手里的打火机丢到了满地的汽油上,火焰如期产生。只不过这间厂房里并没有囤积太多可爆炸的东西,所以打火机丢掉之后也仅仅是产生了一个小范围内的冲击。这次冲击既达到了使李熏然失去意识的程度,又不至于伤到谢晗或者炸掉这间房子。

第一次冲击产生之后,谢晗站在远处看着李熏然和那个要自杀的人都倒在了地上。谢晗面上的表情淡淡的,走到了李熏然的身边,俯下身看着李熏然的眼睛。谢晗发现李熏然恢复了一点意识,他看着李熏然睁开了双眼,内心里的喜悦更强烈了。

【没想到熏然的体质有这么好,这才不到一分钟,就能从如此近身的冲击波里清醒过来,看来以后的日子,会更有趣。】谢晗略带兴奋的想着,随后他贴近李熏然的耳朵说道:“熏然,我们终于正式见面了,我很高兴能够见到你。”

谢晗说完之后,用一只手抚上了李熏然的眼睛,另一只手拍了一下李熏然的太阳穴。于是李熏然终于彻底的昏了过去。谢晗看着李熏然,略微思索了一下,伸出手摘下了李熏然的手表,然后随意的丢在了地上。

谢晗之前便派人在这个厂房的内部角落都布置好了炸药,他这次本来就没准备让那个自杀的人来炸掉这栋房子。谢晗抱起了失去意识的李熏然,按照刚才进来的路线离开了。就在谢晗离开厂房之后,这栋房子随即便发生了爆炸。谢晗把李熏然放到车里之后,立刻驱车离开了现场。既然他此行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那么这个地方也就没有停留观摩后续的必要了。

谢晗把李熏然带回到了他的一栋别墅里,他认为李熏然不应该呆在地下室里,他认为李熏然至少应该呆在一间阳光可以照射进来的房间里才行。谢晗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谢晗很早的就为李熏然的到来做了很多充分的准备。

谢晗把二楼的一间向阳但偏僻的房间改造成了一个囚室。这间囚室和地下室一样的简单空旷,房间正中央有一台椅子,一台金属打造的椅子,被牢固的焊接在地面上。在椅子的扶手和支架上都安装了事先设计好的镣铐。谢晗没准备在一开始就要给他的宝贝上刑,他想先看看他的宝贝在精神方面的承受能力。如果李熏然在精神方面和肉体的承受能力同样强悍,那势必会使谢晗更加的开心。

谢晗小心的把李熏然放到了之前打造好的椅子上,细致又谨慎的扣上了李熏然四肢的镣铐,看着自己面前这人因为意识还未清醒而始终低垂着的头颅,谢晗缓缓地欺身上前,就像一只好奇的猫儿一样,凑近了李熏然的脖颈。用鼻尖轻轻的蹭了几下李熏然颈部的皮肤之后,谢晗毫无预兆的对着李熏然的颈部张口就咬了下去。直到咬破了李熏然的皮肤,感觉到他的血液顺着自己的嘴角流了下去,谢晗才悠悠的起身松口。

伸出舌头舔舐着残留在自己唇边的血液,谢晗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浅笑【熏然的味道也很不错,比起红酒的味道来说要好太多了】谢晗伸出一只手,抚上李熏然的脖颈处,随后手指加大力度对着李熏然的伤口摁了下去。看着从伤口中流出了更多的鲜血,谢晗沉默着等待李熏然的清醒。

因为爆炸的冲击波的原因,李熏然的脑袋一直感觉昏昏沉沉的,耳边还残留着爆炸所产生的一阵一阵的耳鸣的余音。李熏然恍惚间还记得,自己在最终失去意识之前,曾看到一个人影向自己走来,那人走到自己身边之后好像还蹲下了身子对自己说了些什么,可是当时自己的耳朵里除了强烈的耳鸣之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所以那人对自己说了什么也就都不得而知了。

颈部传来的一阵剧烈的疼痛使李熏然清醒了大半,感觉到有热热的东西顺着脖子向下流淌,流淌到一半时又变凉了。李熏然估计自己是流血了。意识还未完全清醒,眼睛还未睁开。李熏然先尝试性的晃动了一下手臂,又尝试性的晃动了一下腿和脚腕。随后李熏然不再迟疑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前方。

谢晗站在一边看着李熏然依他能够做到的最小幅度晃动了手臂又摇晃了脚腕,就知道李熏然醒了。果然在李熏然尝试移动四肢无果之后,谢晗便看到李熏然抬起了头,睁开了那双自己一直以来最期待的眼睛。

试探性的移动了一下四肢,随后便发现自己被束缚在了原地。腿脚能活动的范围很小,手臂几乎就是直接捆在了扶手上,李熏然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如果薄靳言之前说的不错,这几起自杀案背后都是有人操纵的,那么自己此刻恐怕就是落在这个操纵者的手里了。想到这里,李熏然的内心油然而生一阵恼怒,是自己太大意了。当时因为是认识的人,所以一时间顾不上太多,结果就造成了人没救下来还把自己搭进去的最终结果。

李熏然在短暂的懊丧之后,便很快的调整好了情绪,毅然决然的抬起了头,准备好好地看看这个幕后的操纵者究竟是何方神圣。李熏然同时也很想知道这个人如此大费周章的弄出这几起爆炸案究竟是想要得到什么。

谢晗看着李熏然倔强的双眼,依旧面不改色的微笑着。他出神的盯着李熏然的眼睛,几乎像入了迷一样。谢晗的表现令李熏然感觉很奇怪【一般的绑匪不是这个套路吧,哪有就这么盯着人一直看还不说话的,居然还是笑着看的,这人不会是个心理变态吧。之前听薄靳言的分析,那个幕后操纵者几乎就是个变态了,不会这么巧就被我赶上了吧。话说这人笑的时候还有两个酒窝,嗯,就跟我一样好看。咳咳......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李熏然所有的神色变化都被谢晗看在了眼里,谢晗感觉正式和李警官见面之后再看到的李警官,比自己记忆中那个影子得更美好。特别是脖子一侧有鲜血缓缓流出的时候,这个景象实在是太赏心悦目了。谢晗决定以后一定要经常地让熏然流血。因为在谢晗的眼里,熏然流血的样子简直是带着妖冶的美感。

“李熏然,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我很开心能够再次见到你,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谢晗。虽然现在并不是我们的初次见面,不过毕竟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我希望我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不太好的印象。”

‘“谢晗吗?好,你的名字我记下了。不过我想,以目前这种方式见面,无论你面对的是谁,你都无法留下什么好印象的吧。”

因为疼痛,李熏然侧着头说出了自己清醒以来的第一句话,谢晗闭着眼睛握紧拳头听完了李熏然的回答。随后睁开眼睛笑出了声音。

“没有好印象也没关系,我们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我有耐心可以让你逐渐的对我拥有好印象的。熏然你放心,我并不着急,你先好好休息吧。只是可惜,碍于现在你我身份的关系,我恐怕没有办法为你举办一个欢迎仪式了,毕竟我可是很认真的对你的到来感到开心。熏然,我们,明天再见”

看着谢晗转身离去的背景,李熏然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李熏然听到了钥匙在门锁中转动的声音,可以确定是谢晗或者还有其他人在外边锁上了门。李熏然用力的挣了几下手臂上的镣铐,最终断定无法靠人力挣脱,于是便松了力气,坐在椅子上沉默的思考自己的现状。

谢晗走出囚室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电脑前看着监控器里传来的影像。谢晗看着李熏然的动作,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看了电脑屏幕良久之后,谢晗起身合上电脑,走到了床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过了一会之后,谢晗便沉入了梦境。

窗外是一片厚重的云层,浓墨重彩的展示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而此刻的夜幕,便是正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