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清平乐【下】

あなたを愛してい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す

【前原佳彦X高木寅次郎】

——————————————

盗你骨肉酿成酒

魂断时饮入喉

生人途 亡魂路 若有你相扶

成白骨 无人收 亦不哭

成白骨 无人收 亦不苦

——————————————

初冬的北平城,寒风凛冽、雪花刺骨。在最高治安官的作战指挥部门口站岗的士兵们即便是穿了厚重的棉衣,也难以掩饰因为寒冷而不时地颤抖的四肢。

作战指挥部的房间内部一片暖意融融,翻着水花的几口小锅里面煮着各式各样的饺子。一旁的炊事兵按部就班的和面、剁馅、擀皮、包饺子。饺子每过一小会就煮好一批,勤务兵手脚轻快的装盘摆桌,布置好需要的一切事务,等着另一位客人的到来。

前原佳彦穿着宽松舒适的和服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本讲述兵法谋略的书,时不时的抬起头看一眼挂在门上的钟,心里暗暗的计算着时间。当再一次抬头看到指针指到了自己一直期待着的那两个数字时,前原佳彦再也无法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了。

“他一直都是个守时的人,这一点虽然无趣了些,却也是个很好的习惯,至少当他说了他几点会来的时候,我就一定能够按时见到他”前原佳彦一边开心的想着,一边等着副手去通报。果不其然,两分钟后便听到房间门口传来了那人说话的声音。挥挥手让手下退到一旁,自己站起身来亲自走到门口去迎接。

“老师,我来了”合格的礼仪姿态,严谨的服饰,谦恭的表情。前原佳彦一打开门就看到高木寅次郎这副标准的礼节,内心里有些无奈的心疼“哦喂~高木君啊,你就是行事太严谨了,一直维持着这幅样子多累啊。来!现在你在我的面前好歹也要放松一下嘛,毕竟今天是我的生日不是吗?”

高木寅次郎听了前原佳彦的话之后脸上掠过了一丝笑意,双手依旧恭敬不改的捧上之前在路上都一直抱在怀里的木盒。“老师,这是我托人从中国的南方带过来的酒,我来到中国不久,就听说过这款酒名享誉整片华南大地。所以就私下里留了心,想着老师如果知道了这款酒,以老师爱酒的脾性,一定会喜欢。酒是前几天才刚刚到我这里,我本来想酒一到手就立刻给老师送过来,只是这几天身边的事情太多,一直没抽出时间。今天是老师的生日,我是无论如何也要来一趟的,所以就顺便把这款酒给老师带过来,还请老师见谅。”

前原佳彦笑吟吟的看着高木低头赔罪的样子、听着他紧张的解释、想着他那发自内心的愧疚不由得感觉这人真是可爱极了。伸手接过了盒子放到随侍在一旁的勤务兵的手里,回身就拉住了高木的手腕向餐桌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好了,高木君,你不必如此紧张的,你事务繁忙又不是你的问题,我是不会责怪你的。公事每天都会有,咱们谁又能有真正清闲的时候呢。”

高木被前原拉住手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本能想要挣脱,不过前原的手指死死地扣住高木的手腕,让他只能跟着前原的脚步走。前原佳彦一直到把高木拉到餐桌边才放开手。让那人坐在自己的对面,随后从勤务兵手里接过高木送来的酒,前原佳彦打开瓶口后先是满足的闻了一下味道,随后抬手给高木和自己分别倒上一杯“高木君,来尝一尝你特意寻来的酒吧,高木君真是好眼光呢”

“老师能喜欢就好,只是老师...我...从来都不喝酒的,还请老师原谅”

“啊哟~我忘记了,一见到高木君我就很开心啊,不小心忘记了你从来不喝酒的事情,高木君不要见怪,我会亲自为你泡茶的”前原佳彦懊丧的敲敲脑袋,笑的一脸无赖的说道。

高木垂下眼睑,并没有接话,转头看向了餐桌“老师还是这么爱吃饺子啊。”前原佳彦随意的靠在椅子上回答道:“那是当然的了,在中国,好吃,不如饺子。我是吃多久都吃不腻的”说着一边吩咐手下去泡茶一边动手给高木夹了几个饺子进碗里。待茶泡好端上来之后,前原佳彦便挥挥手让周围的人都退下去,房间里最后只剩下了前原佳彦和高木寅次郎两人。

“高木君,今天你能来我就已经很开心,没想到你还给我带来了一瓶好酒,我真是惊喜万分啊。”高木喝着茶,抬头看向前原佳彦的目光中带着罕见的温柔“我现在只是特高课的课长,军衔不过少佐,平时能帮到老师的事情实在是很少,能和老师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作为学生,我很想念老师。所以借着如今这个机会,我简直是迫不及待的想来看看老师”

高木掩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对于前原佳彦的除了师生情之外的情感,恭敬的说着自己的内心想法。前原佳彦看着眼前人正经严肃的表情随意的摆了摆手“高木君,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放松一下嘛,至少现在的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还是安全的。不要总是紧绷着神经,你会很累的。你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你如果把自己累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前原佳彦的话语,每一字每一句都触到了高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高木看着前原佳彦心里想“每一次见到老师的时候,情感都会差一点就溃不成军。虽然知道老师一直一来无论对谁都是这副温暖的样子,可是当老师面对着我如此的时候。想要完全克制住自己对于老师那汹涌而来的爱意真的好艰难啊。”

“高木君,我一直认为,你的才能,对于我的工作而言是不可忽缺的,你是我身边其他人都赶不上的人才。所以我就擅自做主向关东军司令总部发出了请求,我向总部请求把你调到我身边来任职。关于这一点,我没有提前和你说,现在我告诉你,是希望等到调令发布下来的时候高木君不要太过惊讶。”

“我有能够帮到老师的地方,是我的荣幸,一切全凭老师做主。”

前原佳彦听到高木的回答之后,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身在异国他乡,又同为军人,两人身边都有着太多的规矩和束缚,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不能凭着自己的心情好恶去做。面前的这个人,自己自从在士官学校偶遇之后就被这人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纯粹气质所吸引,在之后的相处当中更是对人生出了无法宣之于口的感情。本来想着自己来到中国战场,高木可以留在祖国的学校里教书,不必亲自涉入这场战争。这样的话,虽然以后很难再见面了,但是毕竟高木能平安的活着,也算是一种慰藉了。

所以当听到手下来报,新任的特高课课长的名字是高木寅次郎的时候,自己的脑袋着实懵住了。当时第一个想法是“同名同姓的人吗?好巧。”前原佳彦不希望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亲身踏入这场战争,所以在没有看到照片的时候,一直都不肯承认真的是高木来了。当手下把照片交到自己手中时,前原佳彦拿着照片难得的发了一次脾气。骂走了底下的人,整个人倒在椅子上心中五味杂陈“高木君...寅次郎...你是我一直以来最想见到的人,也是我现在最不希望见到的人”

在这场乱世烽烟之中,事物瞬息万变,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自己目前所能做的,也只是把这个人放到自己的身边,这样才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保证他的安全。能保护一刻是一刻吧。

“高木君,你的能力,是我的工作中所不可或缺的。而你这个人,是我所不能失去的。所以,安心的留在我的手下吧,不要想着离开了。”前原佳彦说完之后错开了高木的目光喝了一口酒。

高木听到这几句话,心里感到很讶异“老师的话,说的很明白,同时又很模糊暧昧。会是什么意思呢?”高木想看着前原佳彦的眼神确认一下,对方却又故意错开了目光。高木失落的低下了头“果然又是我想多了吗?真是的,老师对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想法呢。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错误的爱着,真是无礼啊,如果老师知道我有这种想法,只怕会立刻讨厌我吧,说不定会一怒之下杀了我。不过如果能死在老师的手里,也是一种幸福。”

前原佳彦看着高木略显失落的表情,一时间不太明白是什么原因,想着可能是自己的话让高木君回想到了自己不被家族所重视所以才导致了失落。看着人不开心的样子自己心里也不舒服,于是暗暗地自责了一番。

抬起手用握在手里的筷子敲了敲酒杯打断了高木的胡思乱想“高木君,来吃饺子啊,今天是可我的生日嗳,好歹给我个面子嘛,开心一些。你要是再不开心,我可要罚酒了。”

高木从沉思中抬起头来,目光不期然的撞上了前原饱含担忧的眼神。知道老师是在关心自己,高木内心一暖,把茶杯推到一边,伸手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开口说道“今天是老师的生辰,学生在这里敬老师一杯,愿老师能够余生平安”

前原佳彦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回礼,心里想到“寅次郎,你知道吗?只有你平安了,我才能平安。所以,不管未来前路有多艰险,我都会倾我所有,护你周全。”

高木的酒喝起来就不停,一杯接着一杯,喝空了两壶之后已经醉意明显了,前原佳彦起身坐到了高木的身边,看着人微红的脸颊,克制住了想亲上去的冲动。拿过酒壶又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喝着,看着面前的人渐渐地放下了所有的伪装,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睡过去,满足的笑了出来。

放下酒杯,小心的把喝醉了的高木抱进怀里,低头在人耳边缓慢的说到“寅次郎,我一直都很想念你。可是我最不希望的就是你也踏入这场战争,你当初明明有可以脱身的机会的,你怎么不听话呢?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我到中国去,你留在日本。你怎么终究还是来了呢?”心疼的看着人在自己怀里的睡颜,终究还是没忍住吻了下去。也许,只有这一次机会,以后......谁又能说清楚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高木无意识的伸出手攥住了前原和服的外衫,微微转过头把脸靠在前原的怀里蹭了几下,口中轻声呢喃着“老师...”前原听着高木的梦呓疑惑中带着欣喜,难道...寅次郎他...他也是喜欢着......?明天等寅次郎醒过来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旁敲侧击的弄清楚,如果真的是自己想的这样,那可真是前所未有的幸福。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能有你的陪伴,我就是无所畏惧的。我会努力的让你活着,我也会活着,我会和你一起等到战争结束,我会带你一起回家。寅次郎,没有你的地方,不能算是我的家。待回国之后,我酿酒,你拉琴,我们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吧。你的家族放弃了你也没有关系,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前原把高木抱到了床上,自己躺在高木的身后,伸出手把人揽进自己怀里,维持着这个姿势进入了梦乡。

窗外寂静的夜里,黑暗覆盖了一切。飞舞了一整天的雪花,缓慢的停下了。一阵寒风吹过,一切复归于寂静。

 

评论 ( 14 )
热度 ( 12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