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清平乐【上】

私はずっとあなたに私はあなたを愛して

 

【前原佳彦X高木寅次郎】

 

写饺子大佐的初衷和写谢晗的初衷一样,或许是因为对演员的喜爱而导致的爱屋及乌吧,总是希望某个时候会出现一个人能够认真的去爱他一次。

新冢旧骨的下篇可能要过几天才能送上来了,明天就要开始出差一周,收拾完东西无聊的时候听着老妖的《典狱司》突然就想到了前原。没有来由的,很想给他写一篇文。想来能配的上他的,也只有高木了吧。

高木看起来总是那么的严肃严谨,如果他的生活中有前原,是不是就能稍稍带来一些人性的温暖呢?感觉这两个人都是那种一旦选择了决定了去喜欢去爱,就不会轻易改变心意的人。至于攻受什么的,在这两人身上我一直都没怎么在意。真的深爱了的话,面对着对方其实是怎样都可以的吧。

————————————————

新鬼坐在白骨上哭到哑,

一声声问谁能带他回家。

怎么每个人都丢了家?

有谁能问这天下!

————————————————

初冬的北平城刚下了几场小雪,雪花积在地面上薄薄的一层。厚重的军靴踩上去也只能留下几个浅浅的脚印,随即便融化成了泥水。既已入了冬,寒冷的北风自然是不会给人留面子的狠刮了起来,在外行走的人无不是竖着衣领裹紧外袍行色匆匆的快步赶路,如若不是赶上节日或是家里有什么重大事情的话,很少有人在这样的天气里上街。一时间宽阔熙攘的北平街道竟也变得冷清奚落起来。

在这种环境下,还能悠闲地用着散步的姿态在街上行走的人,就会变得很引人注目了。只不过注目归注目,各人也不过是用好奇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几番,便又收回视线继续自己的活计。

高木寅次郎常常会不经意的就成为被行人注目的人,比如现在。怀抱着一个四方的木盒,不紧不慢的在街道上走着,脑海中想着自己即将要到的地方和即将要见到的人,心里有一丝隐隐的喜悦,不过面上依旧是一片无感的平淡。

刚出门的时候天空还隐隐有放晴的意思,没想到走到半路竟飘起了雪花。雪花落在脸上,带来了一点冰凉又立刻融化。高木站在路边,抬头看了看飘散的雪花,思绪不经意的又绕回到了家乡。这漫天飘洒的雪花竟是像极了家乡那随风飞舞的樱花。

【高木君的眼睛就像洁白的樱花瓣一样,干净,纯粹,圣洁】

这是前原佳彦在一次看到没戴眼镜的他时对他说的话,那时他刚刚进入士官学校没多久。性格沉默寡言,待人冷淡疏离,这幅样子无论在哪个群体里都是不讨喜的。同住一间宿舍的同学相较其他人而言自然更是看不惯他。于是互相商量了一个法子,趁着他在自己的床铺休息的时候,装作打闹的样子碰翻了他的书桌,更是一个不小心踩坏了他的眼镜。

高木在床上坐起身看着他们没有说话,待他们停止玩闹之后,整理了自己的书桌,捡起了坏掉的眼镜走出了房间,留下了那几个暗自得意的家伙在房间里猖狂。

高木走到教室外边的走廊,靠在栏杆上无奈的看着手里的眼镜残骸“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好了,如果定制一个新眼镜的话,又要过几天才能送过来,眼睛看不清东西的感觉真的是很讨厌啊”

“啊哟,白川君你怎么在这里呢?”一个慵懒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逐渐接近。由于看不清楚来人的脸,只能勉强从服饰上判断走过来的是一位教官。高木连忙站直身子谨慎标准的行了一礼,随后迟疑的说道:“老师...您...您刚刚说的人,是我的哥哥”

“你的哥哥?”前原满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青年,自己难得的居然会认错人“那你是谁呢?”前原用愉快的语气好奇地问道。“回老师,我的名字是 高木寅次郎。”高木习惯性的抬起头回话,但是因为看不清面前的人,所以眼睛一时间失了焦距,慌乱地左右晃了几下。

前原看着眼前的青年谨慎又带着紧张的样子感觉很有趣,不由得笑了出来“高木君不必紧张,是我先认错了人,倒是很不好意思呢。我是前原佳彦,是刑侦部的总教习。不过你的名字我闲时也听到其他几位教习谈起过,说是你的小提琴拉得很好听,感觉你来这里,倒是有些可惜了”

高木捏紧了手里的眼镜,低着头垂下眼睑回答道:“父亲大人当初选择让我进入士官学校,就是希望我在将来,能够成长为一个有能力为帝国效力的勇士,小提琴只是我闲暇时间的业余爱好而已,即便放弃了,也并不算可惜”

前原沉默了半晌,突然问道:“白川君家里的庭院前面种的那几棵樱花树,今年可有开出花来?”

“有的,满树繁花,衬得整个庭院都十分的雅致美丽”

“那...高木君觉得,那些樱花,漂亮吗?”

“我认为那些樱花很美丽,花瓣随风飘荡的样子看着仿佛是花神下凡一般。”

“高木君,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就像那些洁白的樱花瓣一样,干净、纯粹、圣洁”

高木听到前原最后的这句话,内心泛起了一片波浪,头脑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回,而前原看样子也没有就此告辞的意思,于是这两个人就这么硬生生的僵在了这里。

前原看出了高木的讶异和尴尬,对自己刚才的话也生出了几分悔意。看着面前这人刚才那般可爱的样子,那句夸赞的话未经大脑便脱口而出。现在想想,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这样的夸赞,任谁都会尴尬和不适的吧。

前原转眼看到了高木手里握着的眼镜,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高木君也是需要戴眼镜的吗?刚才看你面对我的时候眼睛没有聚焦啊”

高木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眼镜抬起头回答道:“是的,前原老师,我的近视比较严重,刚刚并没有看清您,所以眼睛才会没有聚焦”

“怎么?你的眼镜是坏掉了吗?能够修好吗?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我的眼镜不小心摔坏了,我自己就能修好,不需要麻烦老师的。”

说着高木把眼镜松松的挂在耳朵上,抬起头看向前原“总算能看清一下老师的脸了,这般无理的行为再继续下去的话,可是再也没有脸再见这位老师了”高木暗自庆幸的想着。

前原看着高木戴上眼镜,心里暗自失落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啊 呀...还真是可惜呢,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要被遮挡在镜片的后面”

高木看着前原,出神的说:“老师的眼睛,也很漂亮。”说完之后才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又失礼了。意识到自己失礼了之后,高木红着脸低下了头请求原谅。

前原在听到高木的这句话之后并没有生气,心情反而出奇的好,以至于开心的笑出了声。随意的摆了摆,手说了一句无妨。

高木抬起头看着前原微笑的脸,不由得有些晃神。心里暗暗的想到“老师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春日的暖阳一样温暖”包裹了二十几年的带着一层坚冰的内心,此刻似乎融化出了一道裂缝。

北国的冷风夹带着寒冷的雪花飘落在高木的脸上,冰凉的刺感打断了他的回忆。高木抱紧了怀中的木盒,加快了脚步向前原的住处走去。老师若是见到了自己,应该会很开心的吧。一想到老师的笑容,高木的内心就被一阵甜蜜充满。在这个处处充满了杀机的异国他乡里,老师是他唯一的温暖了。

在高木的心里,有一个埋藏了很久的秘密,从他第一次看到前原的笑容时就存在的秘密,不过,高木并不准备说出这个秘密。因为这是他的内心深处最美好的幻想和希冀,也是他唯一的。

 

评论 ( 2 )
热度 ( 8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