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新冢旧骨

I think, I will always be lonely。

#晗熏#

 

————————————————

我渴望的晚餐是你恐惧的眼

泪水加上红酒调配会比较鲜艳

舍弃的遗憾是玩不惯的脸

完美拼凑完美的驱壳才让我迷恋

————————————————

 

地下室似乎总是与昏暗这个形容词挂钩,在常人的意识里,地下室都是不需要有多么的明亮的。一盏散发着昏黄灯光的老吊灯,在房间的顶端摇摇晃晃的,柔和的暖光能照射到的地方永远都是中间的一小块范围。

宽敞的地下室被分隔成了四个部分,互相之间用铁栅栏区分开来。一个人如果站在其中的一个角落向远方看去的话,因为视觉角度的原因,入目密密麻麻的铁栏杆会给人一种身陷迷宫般的错觉。

分隔出来的四个部分被分别打造成独立的囚室,互相之间又能隐约看到对面的情况,听到对面的一些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同时陷入对自己未来的深刻无望和恐惧当中。这一点,对于心理重大扭曲的人来说,倒也是别有一番有趣的风味,比如谢晗。

第一天,第一间囚室里被锁进了一个老者,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衣着整齐干净,白发苍苍,四肢健全。这个老者并没有受到肉体上的折磨,被关进来之后,除了每天按时的三餐有人送进来之外,整个地下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声。暖黄的灯光洒在这位老者健全的躯体上,柔柔的晃动。

第三天,第二间囚室里被锁进了一个青年,一个面容俊秀的青年。衣着凌乱,神志恍惚,身上带着几道伤痕。仿佛是经过了一番搏斗才被带到这里来的。这一位的待遇明显不如上一位的好,一被带进来就捆到了手术台上,四肢紧紧地用皮带扣在了台边上,连嘴巴都一起被封住了。而且每天只是依靠输入的营养液来维持简单的身体机能系统运作。

第五天,第三间囚室里被抱进了一个女人,一个五官清秀的女人。神志昏沉,意识全无,看样子是直接迷晕了带进来的。女人被放在了地上,第三间囚室的陈设非常简单,除了门口挂着一条鞭子之外,四面空无一物。昏暗的灯光照在女人毫无生机的躯体上,冰冷的倾洒。

第七天,第四间囚室里走进了一个孩子,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幼儿。身体战栗,面容惊恐,缩到角落里之后便不再有任何动作。在那个孩子走进去之后不久,第四间囚室里被拴进去一条狗,一条看起来很是饥饿的狼狗。狼狗被拴在囚室的西南角不住地吠叫,孩子躲在东北角抱着自己一动不动。

 

第一天里,谢晗对那个老者说:“你是一位慈祥的长者,你是一位优秀的父亲,你应该温和的对待你的孩子们,你应该让你的孩子们健康自由地成长。只有这样,你的孩子们才会爱你。”

第三天里,谢晗对那个青年说:“你应该是一个好儿子,你应该对你的父亲尊敬;你应该是一个好伴侣,你应该对你的妻子忠诚。可是你挣扎的这么厉害,你不像是一个合格的伴侣。你这张嘴里说出来的话可真难听,你还是先闭嘴吧,别吓到我接下来的客人。”

第五天里,谢晗对那个女人说:“你应该是一个好妻子,你应该认真的陪着你的丈夫,你不应该离开他;你也应该是一位好母亲,你会有一位很乖巧的儿子,那是你的儿子,你应该爱他,你应该想着他,你应该对他好。你不应该放弃他,你不应该不理他。你知不知道那样让他的内心很受伤?”

似乎是说到了动情之处,谢晗起身拿起了鞭子,再低头时,看向女人的眼里,没有了愤怒,没有了不甘,余下的满是冰冷的黑暗。

仿佛眼前只是一头廉价的牲畜一般,谢晗缓缓的抬起手,重重的落下一鞭。一道血痕伴随着破裂的衣衫浮现在女人的身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刺耳的惨叫。谢晗皱了一下眉头“还真是吵闹,不过我喜欢你恐惧的样子,那能代表你知道自己错了”

鞭子一下下的落在了女人的身上,一道道血痕连带着被鞭子撕裂的皮肤,女人的身体被打得残破不堪,疼痛使她几度昏厥又痛醒过来。神经所传递的痛感带来的本能呼叫时大时小,不间断的刺激着另外两个人的神经。

第七天里,谢晗对那个孩子说:“你如果害怕,就躲到角落里去吧,我还会放进去一条狗,如果你饿了,你可以吃掉那条狗。不过那条狗也是饿着的,所以,它也可以吃掉你。”“不过如果你足够乖巧听话的话,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我相信你是一个乖孩子,你的爸爸妈妈也一定是爱你的。”

那个孩子看着谢晗不说话,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在走进囚室之后马上就跑到了一个角落里,蹲在那里因为恐惧而不住地哽咽着。谢晗看着哭泣的孩子,感到很心烦,爱哭的孩子最招人厌了。

 

又过了几天,谢晗把这四个人一起从囚室里带到了一个大房间里。房间中央放置着一个长条饭桌,桌子上摆着几道菜肴和几瓶红酒,谢晗把这四个人锁在椅子上之后坐到了他们的对面。

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悠闲地品了一口。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四个人“慈祥的老父亲、优秀的丈夫、忠诚的妻子、乖巧的孩子,一个多么完美的家庭模式啊。你们应该感谢我,送给了你们一个完美的家庭。”

三个成年人面面相觑,那个孩子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不多时,从这三个人的嘴里又传出了这几天经常听到的求饶祷告的声音。谢晗看着面前的三个惊恐疲累的身影开口:“不得不说你们现在的样子还真是让我胃口大开。只是你们总是不停地对我哭嚎,很吵闹,我不喜欢。你们吵闹的时候,一点都不完美了。你们应该多向那个孩子学学,他被狼狗吃掉了双腿之后,现在变得乖巧安静多了,这样才可爱。”

谢晗说完之后拿着酒杯离开了房间,房间里的几个人一片静默,随后互相之间开始了细微的交流,渐渐地,男人和女人之间不知因为哪一句话开始了争吵。一旁的老者也心烦意乱的开始呵斥他们,坐在一边的孩子更是嚎啕大哭了起来。房间里一时间变得杂乱无章、吵闹不堪。

谢晗坐在电脑前把这些混乱的景象尽收眼底。他喝掉了杯子里的红酒之后站了起来,把杯子摔到了一边。眼前这幅景象不是他想看到的样子,对此他感到非常的不开心。他认为,一家人应该在一起和乐融融的吃饭聊天,而不是如今这般歇斯底里的吵闹叫骂和不住地哭泣。

谢晗暴躁的认为,现在的这几个人并不符合自己最初对于完美家庭计划的设想。自己的计划和设想一定是没有问题的,那就是这几个人有问题了。想到这里,谢晗看着那几人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有问题的材料,留着也只是多余。既然这些不合格,那就把这些材料剃掉,再换一批。不着急,还有很多时间,总会找到最合适的,谢晗满意的想着。

于是一边想着下一步行动的对象,一边开始着手准备现在这一批材料的处理方式。已经确定了无用的东西,谢晗从来不会再多看第二眼。毕竟对于他来说,残次品是连一个眼神都不配得到的,只有完美的材料所组建出来的完美的作品,才能够让他的思维稍作停留。

想着接下来的时间,自己又要进入新一轮的狩猎,谢晗的内心暗自开始兴奋。

 

 

 

【仓促写作,未完待续】

 

 

————————————————

脸颊一侧烙下一颗泪痣

精雕细琢的你才够意思

厌恶着卡在喉咙里的刺

疼痛不过是活着的标志

————————————————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