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浮生半醒

#晗熏#

 

来一发岁月静好的小段子,最近脑洞错乱了。可能或者一定接续不上之前的内容,大家就权当换个脑筋放松一下吧。所有看我的文的亲们,我爱你们,么么哒~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窗子被打开了一条微小的缝隙,从这道缝隙中渗透进来的清风,新鲜却依旧寒冷刺骨。谢晗靠在沙发上,一只手端着高脚酒杯,另一只手百无聊赖的翻着《叶芝诗集》打发时间。外面刚刚下了一场急雨,雨势很迅猛。

谢晗把视线转向了门口,思维转了几圈之后,眼神停留在了靠在门边的一把雨伞上面。沉默地看了半晌。抬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回神收起视线继续看着手里的书。一边看书一边默默地数着时间,等着自己的恋人下班。

心里想着事情的时候,眼睛是看不进去几个字的,谢晗也只是有规律的几秒钟翻一下书页而已。刚翻完最后一页的时候,听到了上楼梯的脚步声,谢晗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喜悦。把书随手放到茶几上就走了出去。

站在楼梯口看着李熏然浑身湿透的走上来,疲惫的表情让谢晗心疼的皱了一下眉,暗自忖思道:“看来以后每天都要刷新一遍天气预报才行,淋成了这个样子,感冒到是小事,要是发了高烧或者感染了肺炎可怎么办。”

李熏然脚步沉重的走上楼,在看到谢晗之后,一下子就放松了紧绷一天的神经,整个人直接倒在谢晗的怀里不想动了。谢晗抱住了李熏然,亲了一下他的耳垂。看着怀中人因为敏感而习惯性的瑟缩了一下,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谢晗拍拍李熏然的肩膀说:“先进去把湿衣服都换下来,再去泡个澡放松一下,等你出来咱们就吃饭”

李熏然懒懒的趴在谢晗的怀里,侧过脸轻声的在人耳边说:“可是我现在好累...我一步都不想动了...怎么办...”低沉的声音带着春雨的寒气一起吹进了谢晗的耳朵里。谢晗没有说话,反手就把李熏然抱了起来。

“你要是不想动,那就我来”谢晗一边说着,一边抬脚向浴室走去。李熏然靠在谢晗的怀里一路昏沉着到了浴室门口,谢晗刚准备走进去的时候,李熏然就从谢晗的怀里跳了下来。

“好了,抱到这里就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

“你不是累的一动都不想动吗?接下来的我也可以帮你啊。”

“不必了,我可以的,我没那么虚弱。”

“你现在都没什么力气,万一泡澡的时候一个没注意,沉在浴缸里淹死了怎么办”

“没事!我已经缓回来了!就不劳您大驾了!您想干嘛就干嘛去吧!话说你是有多想淹死我?”

“熏然...我可从来没想淹死你,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嘛。再说了,我现在想干的只有......”

“闭嘴!滚!!”

谢晗看着从脸一直红到耳尖的李熏然不由得心情大好。把李熏然推进浴室之后就关上门离开了。离开之前对着门口说“我在房间等你”回应他的是一件外套摔在门上。

李熏然洗完澡之后,披着一件浴袍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去找谢晗。走过去的时候看到谢晗在翻书,低头凑过去看,头发上的水珠打湿了书页。谢晗把手里的书放到了一边,抬头吻住了李熏然,简单的品味了一下恋人今天的味道之后就放开了。

李熏然转头看了一眼书的封面“叶芝诗集?你还对叶芝感兴趣。人家是浪漫主义诗人,你好像和这种浪漫搭不上边吧。在他的简介里你有看到什么好玩的吗?”李熏然拿着手巾胡乱的揉着自己的脑袋随口问道。

“是,浪漫主义诗人,浪漫的不切实际。我看到在他二十三岁时,去往伦敦的一次游学旅行中,他去朋友家暂住,在那里遇到了使他倾尽余生去为其倾倒的爱人,茉德·冈。书里描述说她就像是一个停留凡尘的圣女,让年轻的叶芝为之疯狂。可是他们之间的相处却只有短短的九天。对于叶芝来说,以往全部的岁月,其意义就在于为了这短暂的几天而等待;而他今后的漫长岁月,将是为了这片刻的光阴而回味。”

“嗯......那可真是遗憾呢,以后居然都没再见面...叶芝的余生就都是在对她的怀念中度过的?话说回来,谢晗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说到叶芝了?”

谢晗把李熏然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拿过手巾阻止了他蹂躏自己脑袋的行为,一边为李熏然擦头发,一边说道:

“熏然,你,就是我的茉德·冈。你的出现使我感觉到,我以往生命的存在,都是为了支撑着我能够与你相遇。但我不是叶芝,我不会像他那样轻易地就让爱人离开自己的生活。

我不喜欢我以后的岁月只剩下对这一段美好光阴的回味和怀念,我要这段时光一直一直的延续下去。我要我的爱人一直存在于我的生活里,我要你既然来了,就不会想着再离开。”

李熏然放松的靠在谢晗的肩膀上,沉默地听着恋人轻声的絮语。还未擦干的头发湿漉漉的,打湿了谢晗的肩膀,把他的衬衫浸上了一片水渍。

谢晗搂住李熏然的腰,把下巴靠在李熏然的头顶说道:“熏然,你知道的,所有我想要的,到最后都会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而你,是我现在唯一想要的了。”

李熏然握住谢晗的手臂,口中轻声的念着谢晗的名字。想说些其他的话来,一时间却又想不到什么合适的。李熏然敏锐地察觉到,今天的谢晗很忧伤,可是又想不到为什么。

“谢晗,你知道吗?你的名字,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像一个魔咒一样。在我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从生活中的一点一滴的细微之处着手,缓慢、平稳并且牢固的缠缚住了我的灵魂。现在的你,对我而言,已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

李熏然直起腰侧过身,面向谢晗,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我现在就在这里,在你身边,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在你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的地方。我之前既然选择了留下,我现在依旧不会变,将来也是一样。相信我,好吗?”

谢晗看着李熏然认真的面容,有一瞬间的恍惚。他幽幽的开口问道:“你有逃离我的机会,你为什么选择留下?”

李熏然皱了一下眉头“跟你说过好几遍了,还一直问。你要是实在不信的话,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你又何必问来问去的。”

谢晗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俯身过去,把李熏然压在沙发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李熏然措手不及,习惯性的就要把人推开。无奈谢晗抱得太紧,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索性作罢,任由那人趴在自己身上。谢晗把自己的头埋在李熏染的脖颈间,低头闻着让自己心安的气息。李熏然觉得,此刻的谢晗就像是一只没有安全感的猫。用力的抱紧自己是因为害怕会失去。

谢晗埋着头,闷闷的声音带着点委屈的说道:“熏然,我相信你,我只是想听你亲口说一遍。”

李熏然闻言,笑着伸出了双臂,抱住谢晗的肩膀清楚认真地说道:“我选择留下,是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了你。我知道这种感情很奇怪,甚至在很多世俗人的眼里是无法接受的。但是我爱了就是爱了,而且没有理由。谢晗,你是我深爱的人,所以,逃离这个词对于我而言,没有丝毫意义。我选择留下,是因为我想留下。我喜欢你,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我喜欢每天都能看到你。就这样。”

谢晗继续沉默着,但是李熏然能明显的感觉到谢晗放松了很多,身上忧伤的气息也减少了一些。李熏然故意抬手揉乱了谢晗的头发,又推了推谢晗的肩膀说道:“刚才不是说好洗完澡就吃饭的吗?我忙了一天,都快饿死了,你快起来,我要吃东西!”

谢晗放开了对李熏然的禁锢,从沙发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发型,回手拉起李熏然“走,去吃饭,然后我要你读书给我听。”李熏然看着谢晗和自己十指紧扣的双手,心里满是甜蜜的幸福感。

“读书什么的随你,你说什么都好”

“真的我说什么都好?”

“当然啊,你见我什么时候匡过你”

“那好,那我不要你给我读书了,咱们去做些有趣的饭后运动吧”

“谢晗!!!你滚!!!”

“喂喂喂!是你说的,我说什么都好的,你还说从没匡过我的。”

“闭嘴!安静的吃你的饭去吧!”

 

斗嘴的声音一直飘散到了窗外,因为风一直在吹,窗户的缝隙比之前大了很多,只不过吹进来的微风不复刚才的寒冷刺骨,变得清凉舒适。就像这座房子里的氛围一样,温和融洽。

两个互相爱着的人啊,对于谢晗来说,也许就是初见之时,李熏然那双不染尘埃的眼,累的他义无反顾的踏入了这俗世红尘。

评论 ( 8 )
热度 ( 33 )
  1. 备份后花园祈陌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