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灰色地带

A life in the world each death . in order to be back . Always so.

#晗熏# 

“唔......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头脑逐渐的恢复清明,眼睛还未睁开。李熏然在恍惚间感觉自己是躺在一张床上的。当时剧烈的头痛如今只剩下一阵一阵的针刺般的轻微灼痛感,试探性的晃动了一下手臂,不期然的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皮带结实的捆在了床架上,虽然有可以活动的余地,不过范围并不大,勉强才到可以坐起身的程度。李熏然顿时清醒了过来,立刻开始在可见的范围内判断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

入目的场景有一些熟悉的感觉,很像是一间宽阔的卧房,那种本能的熟悉的感觉,就仿佛自己曾经在这个地方居住过一样。虽然由于角度的问题,稍远一些的地方入眼时就已经开始模糊了,但是说不清楚为什么,李熏然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那些器物的摆放位置和形状。对于陌生场景的警惕本能和自己记忆深处对于这处地点的熟悉感所造成的疑惑,交织在李熏然的内心深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哦?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刚刚还在想,如果你一下子醒不过来了,我该对你的尸体怎么办。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你运回来,幸好你醒了,给我省去了很多麻烦。你要知道,连着骨头切成块,可是一个很累人的活。”

用轻松愉快的语气说出分尸的话语,旁人听了或许会感到恐怖和心惊。可是李熏然在听到这个声音说出的第一句话之后,抛开本能的紧张,余下的,竟然是没有缘由的心安,奇怪的心安,之所以奇怪,是因为理性告诉李熏然这是不应该的。

心安之后便是对自己的恼怒。心安什么呢?心安谢晗还活着。李熏然对于谢晗还活着这件事在最初就抱有着坚定的态度,这个恶魔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就自杀了呢。如今的境况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李熏然感觉自己还有些莫名的小欣喜。

在发现自己欣喜和心安之后,李熏然就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这个恶魔还活着,就说明他还很有可能会去继续做那些惨绝人寰的事情,而能阻止他的人,少之又少。想到这里,李熏然不禁的开始陷入了绝望的情绪。

坐在一边的谢晗看着李熏然变幻不定的脸色轻笑,也没有在意对方是否听到了自己刚刚说的话。起身走到床边,伸出手缓慢的抚摸着李熏然的眉眼,就像在描摹一幅精致的画卷。谢晗入神的看着李熏然的脸,看着他剔透的双眸,挺立的鼻梁。抬手抚过他柔软的双唇,手指顺着脸部的棱角划过李熏然的下巴,最后停在了李熏然的脖子上。

在谢晗的手碰到自己的皮肤的那一刻起,李熏然就紧绷着神经一刻也不敢放松,他不知道谢晗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猜不到他下一步会做什么。这种情况,只能随机应变了,希望这个变态此刻心情好一点,不至于立刻要把自己拎到地下室锁起来,李熏然暗暗的自我安慰。

谢晗的皮肤总是很凉,也很干燥,刚才谢晗的手接触到李熏然的脸庞的时候,李熏然不经意的打了个冷颤。这个温度,谢晗真的还没有冻死吗?要是持续这个温度的话,或许谢晗会没事,不过自己可是会冻残的。明明是采光很好的房间,他该不会放着温暖的房间不住,成天待在地下室里吧?要真是这样的话,简直是无法想象他是怎么长大的。果然要成为一个变态首先要拥有一个变态的过去。

谢晗看着李熏然紧张戒备的样子并没有生气,反而像是被挑起浓厚的兴趣一般,把手从李熏然的脖颈处拿开,后退几步,张开双臂,用一个张开了的怀抱的方式面对着李熏然说:“熏然,你看,有些人,注定就是要相遇的,要在一起,就像我和你。绕了这么久,你终究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不是吗?”

“是啊,就像当初一样,被你直接捆过来的,连到你身边的方式都一点没变。”李熏然谨慎冷静的搭着话,同时暗自揣摩谢晗的真实意图。

谢晗听到了李熏然的答话,几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有一点不开心。然而这一点不开心又很快的隐没在了他的眼角眉梢里,就像这股情绪从未被展现出来一样。谢晗继续带着浅淡的微笑看着李熏然,观察着他神色的变化。

这边李熏然还继续续思考。谢晗是要把自己当做人质?不,不对。那不是谢晗的风格,他从来都不会去和别人谈判。在李熏然的印象里,谢晗是属于一言不合就要你命,二言不和就抄你家那种。让他不开心的人从来就是直接处理掉。

那是留着自己好玩?这个想法一出,李熏然就先暗骂自己蠢,谢晗看起来像是那种单纯的为了好玩就留自己一命的人吗?真是......天真不是用在这上面的。

或许是再次折磨自己然后制作录像寄给薄靳言挑衅。让薄靳言看看,你能救他一次,我就能再把他抓回我身边一次,薄靳言,我又走在你前面了。

李熏然沉思了片刻,认为第三种最符合一直以来自己对谢晗的认知。既然大致明确了原因,自己也可以相对的准备一些应对措施。

只不过一醒来是在柔软的床铺上而不是冰冷的椅子上,多多少少还是让李熏然有些意外的。如果是要制作录像的话,直接就把自己吊起来不是很合适的吗?何必还折腾这么一大圈。

想到这里,李熏然感觉自己现在面对着的谢晗还真是处处充满了矛盾。再想下去头都要炸了,李熏然感觉很烦躁又很无奈。于是强撑着自己缓慢的坐起身,抬起头,直视着谢晗的眼睛,问道:“你现在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谢晗饶有兴趣的看着李熏然,并没有回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李熏然皱着眉头看着谢晗,沉默片刻之后开口说道:“无论你想做什么,都放马过来吧,我还是会和之前一样,你也不要妄想这次会在我这里得到任何你所想要的。”

听到李熏然这句话,谢晗不由得笑出了声。他想,现在在自己眼里的李熏然,真的是可以用【可爱】这个词语来形容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不过只要看着李熏然在自己眼前,那就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这样精致而又完美的雕刻,我想,我不会再遇到第二个。我也不想再拥有第二个。毕竟完美的作品,一生中有一个也就够了,多了反而是累赘。谢晗看着李熏然,出神的想着。

这样的李熏然,真希望能够锁起来,锁在自己身边,任何人都不可以染指,包括Allen。谢晗想到这里,转身就走出了房间。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房间里就剩下了李熏然一个人,保持着紧张又戒备的懵逼。

评论 ( 7 )
热度 ( 33 )
  1. 备份后花园祈陌辞 转载了此文字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