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离开,归来,存在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晗熏#

如果身灼火焰也能起舞

如果脚踏尸骸也能微笑

浮现于血海之上的地狱

我们将那叫做世界

 

初冬的早晨,天气总归已经是寒冷的了。鲜花食人魔案件的余波看起来似乎也已经随着谢晗的自杀而平息了。李熏然在自己身上的伤都痊愈了之后便立刻出了院,拒绝了简瑶和薄靳言一起提出的继续留在医院里进行后续心理疏导方面的恢复治疗这个提议。

一方面是看到简瑶跟在薄靳言身边夫唱妇随的样子感觉自己心里很不舒服,李熏然把这种不舒服归咎于自己是出于暗恋简瑶而嫉妒。另一方面是他自己潜意识里的对于恢复治疗这个词的抗拒,似乎是他自己不想恢复到以前的样子,然而【自己不想恢复正常】这是一件听起来很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李熏然拒绝承认这个原因的存在。

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李熏然看着自己身上枪击遗留的伤口,感受到了一丝强烈到让自己头痛的疑惑。他不断地努力回忆,最终也是只是记得自己被谢晗关在房间里,锁在椅子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听同一首曲子。然后谢晗偶尔会拿着一个十字架形状的挂坠在自己的眼前不停地摇晃,摇的自己一次次的陷入昏睡又猛然惊醒。

在还有清醒的意识和正常的逻辑思维的时候,李熏然偶尔会想到那个十字架挂坠上的耶稣受难像,想着基督教徒常说的【神爱世人】,想着自己现在这幅样子可真像是那些被神所遗弃的罪徒。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都不禁的在心中自嘲:“那个真正的变态罪犯在外面逍遥法外,自己身为除暴安良的警察却被锁在这里像一个囚犯的模样。真是可笑的世界啊。”

出院之后李熏然问过简瑶几次,自己身上的枪伤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自己没有印象了?简瑶说:“你之所以忘记了是因为你受的伤太重了,差一点就威胁到了生命,所以你的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选择了强制遗忘这段记忆。至于你受伤的原因,我当时并不在场,所以我也说不清楚。你可以去问靳言嘛~”

在看着简瑶皱着眉头扁着嘴的时候,李熏然的心情就已经不怎么好了,一听到她提到了薄靳言,心里那股没来由的烦躁就再次冒了出来。不耐烦的摆摆手说:“算了,忘了就忘了吧,再说我现在已经好了,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了。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然后尽快回到局里继续工作”

按理说,带伤继续工作这件事放到谁身上都是爱岗敬业的象征,虽然李熏然现在是心理上的创伤,只不过有的时候,心理的伤比生理的危害更大。只是李熏然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这么着急的回到警局里,真正原因的是想亲自确认鲜花食人魔案件彻底宣告完结。或许还有一点是想亲眼看一看那个恶魔是不是真的死了。

翻看案件卷宗的时候,李熏然总是有一种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感觉,又或者说,自己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个人,似乎在他的生命中很重要,但是当他回顾了一圈身边的人的时候,又没有发现少了谁,认识的人都还 在这里。当他再次试图回想的时候,强烈头痛又迫使他停下这个类似于自虐的行为。

在看到案件报告上关于鲜花食人魔的部分写着【证据证明已死亡】的那一刻,李熏然的内心一瞬间五味杂陈。他死了,谢晗死了,那个变态的恶魔死了。这一系列的事件终于平息了,自己应该开心的不是吗?对!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笑不出来呢?为什么自己的内心感受到了犹豫不决呢?为什么自己的内心感受到了不舍和失落呢?

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李熏然抱住自己的头痛苦的蹲在地上。眼前不断闪过很多细微的记忆片段,耳边传来一声声类似催眠般的话语。来自他的回忆深处的话语。

【你是雕刻,你是我的作品,你是我最完美的杰作】

【生命需要经过严格的淬炼,才能展现它耀眼的光华,灵魂也是一样】

【李熏然,我要雕琢你,包括你的灵魂,我要你完全的属于我】

【李熏然,从我遇见你的那天起,我就没想过要放你走】

在剧烈的疼痛中,李熏然最终晕了过去,倒在了警局的档案室里。耳边混乱的声音并没有停止,还在继续侵蚀着他脆弱的神经。此刻的档案室里安静得反常,软皮鞋跟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一个人影慢慢的走近躺在地上的李熏然。一件普通的白色衬衫和一条合体剪裁的西装裤,简单的就勾勒出了这个人颀长的身材,幽深的双眼眉目含笑的看着失去了意识的李熏然,俯下身,伸出了带着病态的白皙的手抚上了李熏然的眉眼。心中不由得感叹:“真不愧是我最完美的杰作啊”

这个世上少的从来都不是相遇,而是重逢。熏然,我们又见面了。

评论 ( 14 )
热度 ( 30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