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orning up a sun just to say goodbay
我燃烧了一颗恒星
只为向你说一声再见

雷蒙德尼奇的不幸历险

我路过这些世界,也见过这些人们。

 

一场夏季的雷雨奇异的烧掉了我栖身的房子,我想我该开始再一次的旅行了。我去到森林里和野马的族群交谈,向它们借到了一个同伴。我周身的物品只剩一个随身的行囊,火焰烧掉了我的库存,我剩余的时间不多了。

 

———————————————

 

他是我见过最不像炼金术师的炼金术师,他住在满是奇异生物的松脂森林。某天我敲响他参天树屋的门,请求他替我制造一份永生之酒,喝下之后我就能够去寻找小时候看过的一本书,我不记得它的样子,只记得它记载着极乐之地的所在处。他不耐烦的丢给我一只八脚蜥蜴,让我去贿赂弗图森林的女巫。


在我推门而出的那一刻,尘封已久的八音盒再次打开,彩绘的木马又开始旋转,扬起的尘埃像是碎成细末的时间。还是那片迷雾,远处的山脉时隐时现,马蹄声穿过空寂的森林一下一下越发响地敲击耳膜,像是突兀打开的花朵。


我把靴子底的叶子同八脚蜥蜴一起收进行囊里,盘算着去到弗图森林能捡到什么叶子。


前往弗图森林的道路十分遥远,还要翻越隆德尔的高山,半山腰上一个长着浓密胡须的矮人要与我同行。他说他的梦想是当一名吟游诗人,但是没有作诗的灵感只能敲敲打打。如今他厌倦了炉火和铁锤,收拾行囊去寻找盛满灵感的智慧之泉。


我们就这样结伴而行下了山,下了山后我们还得穿越泽诺图斯的沼泽地,沼泽前一个昏昏欲睡的醉鬼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看我们,要求和我们同行,他说他曾经是个学富五车的学者,但被人于赌局中陷害,只能落魄街头流浪四方,如今他听说森林中的女巫有炼金书,于是拿起酒瓶要去寻找盛满财宝的财富异术


我们踏着泥泞异常艰难的来到了沼泽深处,在那里我们看到一座被瘴气和毒藤围绕的木屋。我们拿着油灯进去探寻,发现里面满是灰烬,破败不堪,脚步下是破旧木板吱吱的声音,而周围则一片寂静。这时醉鬼在不远处说到:嘿伙计!你们快来看!这里有个水晶箱子!


我们在离箱子不远处的的草垛里找到了一把钥匙,醉鬼欢快的想要打开箱子,却被矮人制止了,矮人恐惧的看了看那个水晶箱子,又冲醉鬼摇了摇头。醉鬼却没有在意,好像癫狂了一样一把推开了矮人,想要打开箱子,可那个箱子里面的东西却开始不安分了。


醉鬼这才发现箱子上的古老纹路,那是矮人王国的花纹样式。传说中,一名叫做陀陀斯的苦行僧曾在世界边缘的“永夜之乡”中击败了潜伏在黑暗世界的恶魔,并最终将他们封入念珠里。为了加固封印,他甚至还请矮人国王使用了以高纯度和高能量闻名天下的以太水晶作为原料,才铸成了这个坚固无比的水晶箱子。


然而,已经迟了,箱子大开,我们惊讶地盯着它。 媚惑的女声从箱底传来:“终于......重见天日了。好心而大智大慧的路人啊,欢迎来到弗图森林。我使守关的炼金女巫。”


一缕金烟缓缓飘出念珠,变为一个女人的模样落在地上。她是位脸上涂着金粉,戴着一大串叮铃响个不停的金手镯的女巫。 醉鬼紧盯着女巫手中的炼金书,那是一切财富的源泉!此时,女巫又说话了。


“你们释放了我,那么作为回报,只要你们能替我得到一样东西,我就算你们过关”我和矮人对视一眼,表示可以,只要那样东西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女巫满意的晃了晃金手镯“那么,我要洛丝萝林的环带”。

 

醉鬼把视线从炼金书挪到了女巫的脸上“洛丝萝林的环带是一片被赋予了护盾魔法的树林,我们无法把一片树林连根拔起带到你的面前。你是故意的。”


女巫得意地尖笑声差点穿透我的耳朵,这种过分聪明又邪恶的生物一旦作为对手总是很难办。我为难的盯着脚下的树枝,想着过关的办法。“既然如此,去找住在松脂森林里的那个炼金术师,从他那里给我带回一样东西”


我拿起趴在矮人肩头的那只八脚蜥蜴,想起了刚离开时炼金术师说的“贿赂”。看着女巫得意的笑容,我把蜥蜴丢到了她的脸上。女巫神色古怪的盯着蜥蜴看了好久,从身后的泥土中挖出一柄空空的剑鞘“继续前行吧,无畏的路人,你想要的就快得到了。只是千万不要忘记回来的路”


我们继续前行,走向佩弗利德平原,这是矮人提议的路线。来往吹拂的风中总会夹带着古老的传说,它说在佩弗利德平原的中央有一眼智慧泉水,那是在创世之初就出现的存在,听说那也是永生之酒的一味配料。


醉鬼因为没能得到女巫手里的炼金书,一路上嘟嘟囔囔心情烦躁,手里的酒瓶晃的更响了。我在森林和平原的边界捡到了一片长有两个形状的叶子,矮人说,这种叶子是有毒的,如果醉鬼让他烦了,就把它放进醉鬼的酒瓶里。我把叶子收进行囊,代替了蜥蜴的位置。


在平原的中央,我们遇到了一位负伤的剑士。剑士坐在泉水的旁边正在疗伤。矮人走了过去,把智慧泉水接满了自己的背囊。剑士说自己从蒙坦卡山而来,那里有一个守护财宝的怪物。他杀死了怪物,却没有力气带走财宝,还弄丢了宝贵的剑鞘。没有剑鞘,宝剑很快就会磨损,还不如现在丢掉。


醉鬼说蒙坦卡山深处住着一位年老的魔法师,他想去那里碰碰运气,如果那个魔法师死了,他就可以得到一本炼金书。剑士把宝剑递给了我,要我帮他一个忙。“你有剑鞘,可以放下这把剑。只要你在回来的时候帮我把我应得的财宝带回来。我知道你总归是要回来的。”


我把剑系在了腰带上,接了一壶智慧泉水放进行囊。蒙坦卡山脚下也有一片密林,我盘算着能收集到什么样的羽毛。醉鬼开心的跑向了密林深处,我和矮人沉默的跟在后面。魔法师住在自己搭建的小木屋里,花白的头发,长长的胡子,有一只蓝色的乌鸦在他的肩膀上栖息,看起来就像一个魔法师。


醉鬼上前说明了来意,魔法师饶有兴致的和他攀谈的起来,言谈中我才想起他曾说他也是一位学富五车的学者。魔法师很满意的把自己的炼金书交给了醉鬼,作为交换条件,我们要在财宝中给他带回一枚金币。矮人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个条件听起来并不难。只是放财宝的山洞里堆满了金币,魔法师的要求不会这样简单。


醉鬼站到了金币的中央,拿着炼金书不停地念咒语,尝试着找出最特别的那一枚。矮人翻遍了整个山洞,发誓所有的金币都是一个样子。醉鬼颓丧的合上书,却发现在书的背面镶嵌着一枚古老的凯尔特金币。


我们背上财宝,回到了魔法师的住所。醉鬼把金币从书上撬下来还给了魔法师,魔法师笑着把那只蓝色的乌鸦递给了我,作为聪明的奖励,我拔下了一只尾羽收进行囊,乌鸦扑扇着翅膀飞进了森林。


回程的路途和来时一样,剑士还在智慧泉水旁边歇息,我们把财宝给了他,他开心的跳了起来。醉鬼用炼金书里的咒语,在泉水旁边种上了一片树林,靠近泉水的一棵树上结出了一个金色的果子,矮人说,那也是制作永生之酒所需要的。

 

我把果子切成了两半,给了剑士一半“如果我还会有下一次旅行,欢迎你同我一起”剑士吃掉了果子转身离去。我对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手,我并不心急,我知道我们还会再次相遇。


在隆德尔山的山脚下有一个小城镇,矮人和醉鬼在那里相约下一次旅行的时候再见。我看着他们逐渐走远,收紧了自己的行囊踏上了前往松脂森林的路,去时是我,回时还是我,炼金术师并没有很惊讶的样子。我拿出我旅途中收集到的东西,再次请求他替我制造永生之酒。


这一次他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干脆利落的开始了调配。炼金术师一直都是一群很神奇的人,即便他是我见过的炼金术师中最不像的,也不能掩盖他的奇妙。我喝下了永生之酒,把行囊里的乌鸦羽毛做成了一只笔送给了炼金术师,作为报答。永生之酒并不能让我想起那本书的样子,只是能够做到给我永恒的时间让我可以继续找下去。


临走之前,我在炼金术师门前的花园里带走了一颗种子,很久以后或许我会有把它种下的那一天,那时我就会知道这颗种子开出了什么样的花。炼金术师说,在北方的黑森林里住着一伙怪诞的马戏团,他们偶尔会去城镇里巡演。马戏团的团长是一个很喜欢收集奇怪东西的家伙,我可以拿一些好玩的去和他交换。


或许,我会去黑森林;或许,我会去找他们;又或许,我哪里也不去,就留在炼金术师这里。我不知道,只是极乐之地突然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我坐在他的花园旁边,看着里面新鲜的玫瑰,他只让我停留六天,因为第七天的午夜会有一个魔鬼来敲响他的房门,我必须在那之前离开。


第七天的清晨,我披上了厚重的斗篷进入了森林,盘算着去偶遇一个长着尖耳朵的小精灵。我想我还是会再回到炼金术师这里的,等到下一次再见的时候我会问他如何保持玫瑰花永远鲜艳。


不知道为什么,森林深处总是有女巫,或者说,不知道为什么女巫总是选择住在森林深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当我见到女巫的时候,她们总是在锅里煮着看不清楚什么内容的东西。


这一次,我看着女巫锅里上下浮动的琥珀色眼球,还有挂在炉火上的尖耳朵,我知道我见不到小精灵了。女巫告诉我,在很远的地方有一座灰色的城堡,里面住着一群不知道年纪的苦修士,他们总是日夜不停的讲述着一个流传已久的古老寓言。


修士的统领说,永恒的故事是世界的载体。这是一个一直在宇宙间延续着的故事,没有这个故事,世界便一无所有。故事里说,有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骑士,飞快的在铺满白雪的平原上飞驰,惊醒了一位在大地深处沉睡已久的将军。可是之后呢?这个故事并没有结局。如何去反复讲述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很好奇。亦或者,没有结局,便是一种永恒。


我骑着马过了摇摇欲坠的独木桥,看到在一派破败灰暗的场景里飞翔着一只彩色的鸟。我走进古堡,看到了围坐在一起说着故事的人群。我问修士的统领是否相信这个故事,统领只是说那是他们的责任。真是好笑啊,那些一戳就破的谎言,他们竟然相信,并且奉为真理的流传下去。


我用宝剑在地上划出了一个沉默法阵,使他们全部无法再开口说话。看啊,故事停止了,再没有什么故事,可是我还站在这里。人群中央的篝火还在继续燃烧,平原上的雪仍然在下,森林里的风依旧在吹,一切都没有改变。我看着人群惊恐的眼神,无趣的把法阵踢开,重新披上斗篷离开了古堡。


临走之前,修士的统领给了我一本预言书,里面记录着那个没有结局的故事,统领请求我在旅行中能够把这个故事继续下去。我把书还了回去,对统领说道“它已经继续的足够长了,任何故事都需要一个结局,你就当做我最后杀掉了那个惊醒的将军吧”


我骑着马再次走过了那座独木桥,带走了那只一直在古堡上空不断盘旋的彩色的鸟。只有我脚下的大地清楚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或许这是永恒唯一的好处,能够看到藏在传说背后的真实。

 

 

后记:再次见到矮人的时候是在甜戈壁的边缘,那一片沙漠里的沙子都是由砂糖做成的,不得不说那对于矮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说他要穿越戈壁去到辛格精灵的故乡,他说那一方净土将是他的前路,我想,那里或许也是我的归途。

 

 

 

 

评论
热度 ( 6 )

© 祈陌辞 | Powered by LOFTER